正文 第47节

作品:《重生后皇宫成了我的练武场

    风沙一起,他们还是走散了。

    **

    “咳咳咳……”冷绮露醒来时,感觉自己像是被埋在沙子里一样的,透不过气,随便动一下,就仿佛有沙粒从她身上流过。

    她只记得刚才他们在找山洞时刮大风了,风沙太大,直接把她刮走了。

    她提起真气,运功将压着她的沙子全部震开了,她直起身体,一通狂咳,将口鼻中的沙子全咳了出来。

    她环顾四周,空无一人,除了沙尘,没有别的东西了。

    “二哥!”冷绮露想大声呼救,谁知一开口,声音沙哑到仿佛连她自己都听不清楚的程度了。

    她赶紧从沙子中起来,朝着前面走去,她也不知道朝前走是对是错,但她不想等着,等待更让她难受。

    不知走了多久,冷绮露眼前的却还是无尽的大漠,她越来越焦急,但她的声音却越来越小了:“二哥!你在附近吗?”

    “绮露,你在这里吗?”

    前方突然传来人声,冷绮露重燃了希望,赶紧向着人声来源处走去。

    看到来人后,她有点失望。

    不是她二哥,不是辛曜大神,而是什么忙都帮不上的沈狗子。

    但是有人陪着总比一个人好,起码不孤单啊。

    她被沈寒云扶着进了一个洞窟,这个洞窟也不知道安不安全,但却是一个躲避风沙的好地方。在这里面,起码是不用害怕风沙了。

    进了洞窟,冷绮露立刻放松了下来,她觉得很累很累,眼皮子都要打架了。

    她听见沈寒云着急地喊着她的名字,叫她不要睡。

    “别吵我,让我闭一会眼,我好累啊。”

    “绮露乖,我给你讲故事,我给你讲沈寒云的故事好吗?你别睡好不好?”

    沈寒云的语气略带乞求,冷绮露终于睁开了眼睛,不过她不是因为沈寒云求她,而是听见沈寒云的话,他说,他要给她讲沈寒云的故事。

    冷绮露怒目看着他,咬牙切齿地问他:“你全想起来了?你又骗我!”

    沈寒云赶紧解释:“没有没有,我没有全想起来,只不过想起了一些片段,我骗了你是我的错,等你回家以后,我随你处置,你别睡好不好?”

    冷绮露现在确实没有力气去收拾他,便说:“好,你先讲你的故事吧,我不睡,等回家以后我再收拾你,你等着!”

    第50章 得救

    沈寒云将冷绮露环在怀里,开始讲起了他的故事:“从前,有一个小男孩,他从出生就没了娘,他生活在一个很冷很冷的屋子里,是他娘从家里带出来的仆人将他养大的。他没有娘亲的宠爱就罢了,连父亲也对他避如蛇蝎,兄弟们也总爱欺负他。”

    冷绮露这是第一次听到沈寒云讲他小时候的事情,很奇怪的是,她明明很累,却能为了听沈寒云的故事,聚精会神,让自己不睡着。

    沈寒云见讲故事有效,便继续讲了下去:“他一开始还傻傻的以为是自己做错了什么,才惹得所有人都不喜欢他,讨厌他。直到他五岁的生日,他大舅父当着他爹的面给他娘平反冤情,结果平反不成,反而以死自证清白,着了奸人的道。”

    说到此处,沈寒云面露痛苦,仿佛又记起了那日的情景,眼泪竟止不住地溢出了眼眶。

    冷绮露见状,居然有一丝心疼,她伸出如穿着沉重铠甲的右手,为他擦去了泪痕,并无声地对他说了句:“别哭。”

    沈寒云将她软的像滩烂泥却冰冷的像块冰一样的身体搂得更紧了,仿佛害怕她会突然消失一样的。

    “从那以后,小男孩学会了阳奉阴违,在别的孩童还在无忧无虑的玩泥巴的时候,他已经开始计划复仇了。”

    “他挑了冷宫中的一位善良却懦弱的废妃,制造机会,将她认做义母,在她保全他的同时,他也保全着她,就这样,他安然无恙地长到了十岁。”

    “五年间,他一直装傻充愣,他父亲每每挖坑想套他的话,想知道他是否真的忘记了他亲和舅父的死时,他总是能做到滴水不漏。”

    “他甚至可以做到反过来给他父亲挖坑,他知道他父亲喜欢人美心善的女子,便几次三番用计,让他父亲看到那位废妃的好。”

    “不出男孩的所料,他父亲果然重新爱上了那位废妃,男孩也因此沾了光,以前欺负他的人都来巴结他了,他父亲也爱屋及乌,不再试探他的本性了,他甚至有机会和其他皇子一样在上书房听左相讲课。”

    听到“左相”二字,冷绮露的眼睛瞪大了些,她仿佛已经知道他接下来要讲的是什么了,应该是他前世最爱的女人,左相之女白凝雪吧。

    “左相不是一直会来上书房讲课的,但他的子女却不是,男孩在那个时候认识了左相之女,左相之女不像旁人,会欺负他或是瞧不起他,她对他很好。他当时只觉得,左相之女果真人如其名,心地仿佛雪花一样的纯洁,他一下子就陷进去了。”

    听到“雪花”二字,冷绮露就知道她猜对了,他确实是在说白凝雪没错,不禁瞪了他一眼,在心里暗骂他有眼无珠。

    他明明和白凝雪是同种人,却是败在了美色上。

    她瞪的有气无力,效果甚微,沈寒云根本没有看见,只自顾自地继续说着:“他以为有了那位重获恩宠的废妃为靠山,便能更加顺利地为亲母和舅父复仇,谁能想到,他竟是间接害死了那位无辜的义母。”

    “为……什……么”冷绮露发着沙哑的声音问道。

    沈寒云苦笑道:“他那位义母在他十岁时重获恩宠,几次怀胎却又落胎,直到他十四岁那年,她被告知再没希望怀上孩子了,从那以后她总是闷闷不乐的。”

    “虽然我一直真心诚意地告诉她,我会将她当做生母,为她养老送终,她也释怀了,决定不再为了怀孕而烦恼了,却还是斗不过宫里的暗箭。”

    冷绮露倒吸了一口凉气,她自己经历过,自然是明白了,都说沙场可怕,到处打打杀杀。但她却觉得,后宫更可怕,因为战场上的明枪易躲,后宫里的暗箭却难防啊。

    “原来她的落胎并不是意外,而是有人买通了她的贴身宫女,在她的周围下毒啊,不管是御赐的衣物首饰,还是御膳中,无一例外,而且还是慢性毒药。”

    “她死后,男孩再次失去了靠山,并且多了一个仇要报,还好他那时候已经长大了,十六岁的他不再像小时候那样可以任人宰割了。他没有给自己过多的时间去难过,在为义母守完头七后便向父亲请任去南疆和谈。”

    “南疆没有北疆危险,反而山清水秀,父亲便让他去了。”

    “他知道他走后,必定有人会离间他和他父亲好不容易和谐起来的关系,可是他也没办法了,再不扩大自己的势力,就来不及复仇了。”

    “他一路向南,看遍了生离死别,人情冷暖,遇到过明明自己也饿,却肯分出一半馒头的好人,也遇到过宁死也不肯把从他那边偷走的钱财还给他的人,还有数不清的,形形色色的人。”

    “短短两年的时间,他便成立了云霄,那个有着百号精英,随便拉一个人出去,都能以一敌十,甚至以一敌百的云霄。”

    “为了管好云霄,他忘记了笑,成了一个阴险狠毒,自己都害怕自己的人。”

    他顿了顿,看了一眼怀中的冷绮露,踌躇了一会,不知道该不该说出接下来的话。

    踌躇过后,他还是决定实话实说:“他当时唯一记得的,就是从小时候记到大的那缕白月光。”

    冷绮露用脚指头想都知道他所说的“白月光”是指谁了。

    她忍不住醋意大发,要不是全身无力,她早就一掌朝他脸上扇上去了。但是她没有力气,也不代表她不记仇,她动动手指的力气还是有的。

    她重重地掐了下沈寒云的胳膊,可惜她的力气太小了,这个力道对沈寒云来说根本不痛不痒。

    他被掐了,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很欢喜,她还有力气掐他,是好事啊。

    “我当时眼瞎啊,真的把她当做白月光,后来遇到你之后的事情你都知道了,我骗了你,利用了你,让你众叛亲离,孤独地死在了冷宫里,但是后续的事情,你肯定不知道。”

    “原来你前世和我说的是对的,白凝雪她真的和沈清风那家伙厮混在一起,我当初真应该信你,而不是信她,放过了沈清风,没有杀了他一了百了,才让他后来反杀了我。”

    冷绮露哪怕吃力,也要对沈寒云翻个白眼,她的表情仿佛在说:让你这个大蠢货不相信我,这下傻了吧。

    沈寒云自知有愧,自己都想骂自己,自然不会在意她的白眼,继续说了下去:“实话和你说吧,我刚重生时,满心都是被背叛的愤怒和想复仇的怨恨,直到我听到了你的化名,尽管你化名为“齐麓”,但我直觉,你就是齐麓,齐麓就是你。”

    “听到你安然无恙回来的消息后,什么愤怒和仇恨都从我心中消失了,我当时竟然觉得真好,这是老天爷给我的机会,给我一次重新爱你的机会。”

    “但是你竟然女扮男装,装作不认识我,还总想着离我远远的。我知道我对不起你,我会用我这偷来的一辈子好好爱你的,你再相信我一次,好吗?”

    “好。”冷绮露脱口而出,虽然声音很小,但还是被沈寒云听见了。

    沈寒云笑逐颜开,心里老是压着他的那块大石头终于不见了。

    可还没等他高兴多久,冷绮露细如蚊蝇的话再次让他如坠冰窟。

    “沈寒云,我好累啊,你的故事讲完没有?我能不能睡一会,就一会。”

    这是冷绮露第一次没有阴阳怪气地求他,他却不能答应,因为他怕他答应后,她会一睡不醒。

    “你别睡,我还没讲完呢。”

    冷绮露没有理他,自顾自地闭上了眼睛。

    “绮露!绮露……”

    睡梦中,她不断地听到了好吵的声音,像是沈寒云的声音,又像是她二哥的声音,吵得她想睡都睡不好。

    她睡得迷迷糊糊的,时不时地睁眼,又闭眼,再睁眼,每一次睁眼,她都感觉身在不同的地方。

    不知过了多久,周围终于安静了,她终于能安安稳稳地睡一觉了。

    **

    冷绮露看着熟悉的房间布置,心中顿生疑惑。

    奇怪,这个房间怎么那么像我的房间啊?

    她掀开了淡紫色的轻纱幔帐,离开床铺,起身想更清楚地观察这个房间。

    她身着白色单衣,环顾四周,才发现,不光是她刚才躺着的那张床像她家的,连屋里的圆桌,书桌,梳妆台,放着她收藏的兵器和习武的书册的柜子都和她家的一模一样,甚至连墙壁上挂着的画,都和她家的如出一辙。

    有着重生经验的她不禁怀疑,她是不是又重生了?她记得她此时应该在沙漠中,为陈沐风找药材才对啊。

    怎么会一眨眼就到了一个和自己家那么相像的地方的呢?

    “砰”地一声突然从门口处响起,随后是一声尖叫:“啊!小姐醒啦,快去叫三少爷过来看啊!”

    冷绮露嘴角抽搐了两下,心道:这熟悉的大嗓门,绝对是我家的丫鬟!

    看来我确实是回家了,但是是否是重生还不明确,还需要随机应变,等三哥来了,我试探一下他,看看我究竟是不是又重生了。

    第51章 莫名其妙走上人生巅峰

    没过多久,冷秋宁就急急忙忙地拿着药箱过来了。

    见她醒了,冷秋宁直接上手,先是扒开冷绮露的双眼,再是为她把脉,最后关切地问她:“小妹,你还有哪边不舒服的?”

    “没有,我一切都好,三哥,我这是怎么了?”

    冷秋宁弯曲食指和中指,轻轻地敲了一下冷绮露的额头,算是小小的教训她一下:“你还有脸问我,我真是不应该放你去北疆那么危险的地方,你是骑马出去,被人送回来的!”

    “你知不知道你回来的时候气息有多虚弱,还好辛曜跟着你们,在发现你的时候及时做了一些抢救,否则在家等着你们回来的我,可能只能等到一具尸体了!”

    冷秋宁说得仿佛心有余悸,而冷绮露听得也是胆战心惊,她竟然又去鬼门关走了一遭。

    心惊之余,她又想到,她们此行,一共四人,辛曜和她不熟没出现在她面前很正常,可是她二哥和沈寒云呢?不可能不出现啊?

    冷绮露忍不住发问:“对了三哥,其他人呢?”

    冷秋宁脸一沉,无奈道:“傻丫头,你以为你昏迷了多久?”

    “一天?两天?总不至于是三天吧?”虽然她因为身边的吵闹声没睡好,但她依稀记得,她几次睁眼,没见过几次日夜交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