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8节

作品:《重生后皇宫成了我的练武场

    冷秋宁饶是脾气再好,也忍不住想要发火了:“两天?三天?看来你还没意识到这件事情的严重性啊。冷大小姐,你可是昏迷了整整半个月啊。”

    “这么久?”冷绮露有些难以相信。

    “对,就是这么久,要不是你二哥他们快马加鞭将你送了回来,你可能还要睡更久!”

    冷绮露看着生气的哥哥,有点愧疚,却说不出来,她以为她重活一世,有武功护体,便能披荆斩棘,无往不胜了,结果,还是她太高看了自己。

    这次幸好她被救回来了,要是没被救回来,她此时,会不会已经魂归地府了呢?

    毕竟重生这么匪夷所思的事情,怎么可能在同一个人身上发生两次呢。

    “他们三人将你送回以后,休息了两天便又回北疆找药材去了,估计再过两天就能回来了。”

    冷秋宁边说边观察着冷绮露的表情,见她仿佛在思考,就知她又在动什么坏脑筋了,他立刻警告她:“你别想着再偷跑出去了,父亲和大哥这次都生气了,家里的下人们都被通知了,看到你踏出家门,哪怕是把你腿打断都要把你绑回来。”

    冷绮露被识破了心思,只能尴尬地笑笑。

    冷秋宁看着他妹妹这般没心没肺的样子,除了无奈别无他法,他叹了口气道:“我话已至此,你若是还想着和父亲作对,非要出门,这次我也不会站在你这边的。你好自为之吧,好好休息,我先走了,如果有不舒服的地方,让你的侍女来叫我就好。”

    “多谢三哥,我明白了。”

    冷秋宁回头看了一眼她的表情,见她表情真挚,不像是在说谎,这才放心离开。

    她哥走后,她的侍女去给她准备饭食,也走了,屋子里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她若是昏睡着倒还好,醒着着实让她感到无聊。

    她虽然很想偷溜去厨房自己找吃的,但若是被父兄知道,肯定又是一顿骂。

    而且现在她父兄正在气头上,连她最温柔的三哥和她说话的时候都不温柔了,她还是不要赶着往枪口上撞了。

    还是看书吧,我房间里的武功秘籍好久没看了,从前世出走到重生,一次都没看过。

    冷绮露走到角落处的书架前,将之前她祖母送她的武功秘籍抽了出来,拿到了书桌前,她坐下后正准备看,就被一个黑漆漆的木盒子吸引了注意力。

    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她都没在自己的房间里见过这个黑漆漆的木盒。这很让她存疑,要知道,一个自己生活了将近二十年的地方,不可能一点印象也没有。

    更何况,前世她被关在冷宫时,心中唯一的慰籍,就是回忆过去,回忆自己家和家人们。

    冷绮露将手放到了木盒上,非常自然地将它打开了,她的表情,一点不好意思也没有在她脸上出现。

    她的表情,反而像是在说:既然这个盒子放在了我的桌上,那它就是我的东西了。既然是我的东西,那我有什么不能打开的呢。

    打开了盒子,里面的东西略叫冷绮露失望,她以为拿那么神秘的盒子装着的,不是神秘稀世珍宝,也应该是什么武功秘籍之类的吧,谁知静静地躺在木盒中的东西,只是几张单薄的信纸。

    “几张信纸还要放盒子里,这信纸的主人是脑子有问题吗?”冷绮露忍不住调侃了一句。

    边说她边拿起盒中的信纸,读了起来:“绮露,当你见到这封信时,我应该还在北疆,我本想等你醒了以后亲口和你说的,但是沐风的毒不能拖太久,我们到北疆找到药材后还要回皇宫呢。而且你哥哥们说得对,如果你醒了,你肯定会吵着闹着要和我们一起去北疆,毕竟你是一个不肯认输的人。”

    冷绮露苦笑道:“沈寒云你错了,不肯认输的冷绮露已经死了,现在的冷绮露,什么都怕,尤其怕死,比起死亡,认输反而不值一提了!”

    自嘲了一句后,冷绮露继续读信:“我之所以写这封信给你,是因为我已然暴露了我恢复记忆的事情,接下来的事情,你只能和你的家人或是信得过的人分享,当你看完这封信时,切记一定要把这封信烧掉,一定不能让歹人看到。”

    看到这里,冷绮露赶紧闭嘴,不再读信,而是无声地去看信,信中写道:当日在荆州客栈,我留下了一把随身携带的扇子,那是把扇骨泛着淡淡金色的折扇。而它之所以泛着淡淡金色,是因为它的扇骨,是我差人用金子炼制的,它其实不是扇骨,而是云霄的令牌和云霄成员所在处和人名的清单。

    冷绮露直接震惊了,一方面是感叹于沈寒云的城府之深,竟能在小小年纪就成立云霄,还将令牌和成员清单藏得那么隐秘。另一方面,她是在震惊,这么重要的东西,沈寒云竟然这么轻易的就给她了?

    她今生本想自己成立个啥组织,去报复前世欺负过她的人的,而一年都过去了,她只招揽了半个庄虎。之所以说是半个,是因为庄虎连她都打不过,没啥用。

    可是现在,她竟然不费吹灰之力就得到了一个杀手组织,这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啊。

    这运气也太好了吧!

    冷绮露沉浸在喜悦中,完全不管这组织实际上是沈寒云给她的,那么好的事,她才不会去嫌那东西膈应呢!

    有了连手握兵权的沈清风都害怕的云霄,那我真就天下无敌了。

    “小姐,饭食准备好了,您现在就用餐吗?”冷绮露正欣喜若狂呢,给她准备饭食的侍女就拎着一个食盒回来了,还打断了她高兴。

    “你直接放桌上然后出去吧,我等下吃。”

    “是。”侍女听话地放下食盒出去了。

    侍女出去后,冷绮露继续看信,信里已经没有了需要保密的信息,剩下的只有沈寒云的独白:我之前被傅子君关着,见到你的时候,其实就想和你说这件事了,但我不确定你是否会留着我的扇子。我在赌,还好我赌赢了,我在慢慢恢复记忆的过程中想起了你,想起了云霄,当我无意间看到放在你房间物架上的扇骨时,我欢喜急了,恨不得立即告诉你,我想起来了。但我怕,我真暴露了,你会赶我走。

    看到这里,冷绮露心中已经很感动了,嘴上却骂着:“傻狗子,还赌赢了呢,也不想想万一赌输了怎么办?”

    看完了信,冷绮露点上蜡烛,准备将信烧掉。

    沈寒云说的对,这种秘密,越少人知道越好。

    但是当她点燃蜡烛,准备毁掉信件时,又有些舍不得了。

    她犹豫不决,看着桌上的蜡烛烧完了一半,才下定决心,将信纸推到了火烛前,火星往上一窜,信纸一下子就着了。

    烧到一半时冷绮露将信纸扔到了地上,信纸很快就烧的只剩灰了。

    烧完信后,她将蜡烛吹灭,然后收起了那个黑漆漆的木盒,将它拿到她的物架上放着,又从物架上拿起了沈寒云送她的那把折扇。

    她将它拿到了饭桌前,放在了食盒旁。然后打开了食盒的盖子,食盒里面只有一道药膳粥。

    冷绮露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果然她三哥最是嘴硬心软,生气归生气,但还是疼她的。

    除了她三哥,谁会专门去做鸡汤粥?

    看着被金色的鸡汤和一些名贵药材裹着的粥,冷绮露食欲大增,她咽了咽口水,拿起白玉一般的勺子,舀了一口放进嘴里,果然色香味俱全。

    不吃东西还好,一旦尝到了美味,冷绮露就更加饿了,她风卷残云般地将碗中的粥一点不剩的吃完了。

    “够不够?还要吗?”门口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仿佛是沈寒云的。

    冷绮露立刻抬头去确认,只见沈寒云笑容满面,站在门口。

    第52章 和好

    冷绮露呆愣着看着门口,觉得那只是幻象。

    但那“幻象”却越走越近,直到走到她身边,将她刚喝完的粥碗添满,冷绮露才意识到,他不是幻象。

    冷绮露看了一眼被添满的粥碗,有一点自我怀疑,难道这药膳粥不是我三哥做的,而是沈寒云做的吗?

    “这粥是你煮的吗?”冷绮露问。

    沈寒云摇了摇头,将手中的药壶放在桌上,专心和冷绮露说话:“我们刚从北疆回来,我听到你醒了的消息,想着赶紧来看看你,这药膳粥是三哥熬得,这粥里面放了很多名贵药材,什么药相生,什么药相克,这些都只有三哥最懂。”

    听到这粥不是他煮的,冷绮露心里竟然莫名其妙的有些失望。

    好在沈寒云似乎看出了她的失望,接着说:“等你身体养好了,你想吃什么,我就给你做什么。”

    冷绮露没有和他争吵,只是“嗯”了一声,点了点头罢了。

    沈寒云有些不解她的态度,她看到他回来,就算不打他骂他来算账,那也至少应该是阴阳怪气地嘲讽他啊。

    可是她什么也没做,什么也没说,只是乖乖地喝粥,这让沈寒云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难道是……

    沈寒云这才发现食盒边那熟悉的扇骨,他赶紧看向冷绮露的书桌,果然他留下的木盒已经不在了。而书桌上燃了一半的蜡烛,和地上的灰烬,都昭示着刚才有什么东西被烧掉了。

    沈寒云略带紧张地问道:“你看到了吗?”

    冷绮露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得知他在说那些信的事情。

    “嗯,看到了,你是不是傻啊?竟然把这么重要的东西这样乱扔,万一我没把它捡走怎么办?”

    “你会捡走它的。”沈寒云直勾勾地看着冷绮露的眼睛说。

    “盲目的自信就是自大了。”冷绮露冷笑一声,又开始打击沈寒云了。

    沈寒云没接话,反倒是脸越凑越近,手也同时伸向她的脸,看样子,特别像是要吻她。

    冷绮露的心跳开始加快了,她紧张地问:“你想做什么?”

    沈寒云的手在她嘴角处拂过。

    “你嘴角上沾上饭粒了,你看。”说着,他把手中的饭粒给冷绮露看。

    沈寒云这次还真没说谎,冷绮露确实看到了饭粒。

    冷绮露略显尴尬,更让她尴尬的是,下一秒沈寒云直接将那一粒米放进了自己的嘴里,然后来了句:“不能浪费粮食。”

    冷绮露努力控制住了自己的脸,不然她准要嘴角抽搐几下,再翻个白眼给他,还好她只是微微脸红,理智什么的都在。

    “你别转移话题,你把云霄给我了?可是有什么条件?”

    沈寒云仿佛在等她问出这话一样的,冷绮露问题一出,没过多久,沈寒云便回答了:“云霄是我的嫁妆,之前你到北疆的时候问过傅子君,敢不敢入赘到你冷家。他不敢,我敢!只不过,不知道冷相公是否愿意娶我进冷家的门了。”

    沈寒云不知从何处学来的一副谄媚样,他的话一出,冷绮露直接爆笑:“沈寒云,你从哪儿学的这般模样,太像勾栏院里的风尘女了!”

    见她没有生气,没有拒绝,反而捧腹大笑,沈寒云便来劲了,他觉得有希望,就又问了一遍:“我可以吗?”

    冷绮露不肯一下子说,而是故意吊着他,想看他那局促不安的表情。

    “沈寒云不可。”冷绮露一本正经地说。

    沈寒云瞬间心碎了,眼中瞬间失去了光。

    “但是沈狗子可以哦,我要娶最乖最听话,永远不会背叛我,永远不会欺骗我,永远和我站在同一战线的狗子!”冷绮露说这话的时候嘴都快咧成月弯弯的形状了,可见有多开心。

    沈寒云是个聪明人,当然能听懂冷绮露的话是什么意思了。

    他失去光芒的眼睛又重新亮起了光芒,他牵起冷绮露的双手,而冷绮露也并没有拒绝他,没有打开他的手,此情此景,令他已经惊喜到说不出话来了。

    而冷绮露要的就是这种让他心情大起大落的效果,只是没想到能这么成功,令她满是成就感。

    和冷绮露牵了会手,沈寒云得到了更多的勇气,他睁着满是期待的眼睛问:“那我们何日成亲,我先准备好嫁妆。”

    冷绮露又笑了会,然后严肃了起来:“现在正值多事之秋,陈沐风的毒一日不解,他的性命就一日有危险,我们应该先解决大事,再去想小事才是。”

    沈寒云虽然难免有些失落,但冷绮露说得全都是道理,令他完全无法反驳。如果中毒之人换成与他不熟悉的人倒还好,可是中毒之人偏偏就是从小保护他的陈沐风,这让他完全没办法撒手不管。

    “好,你说得对,现在确实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我们,北疆的药材我们找到了,有几味药材根本放不起,所以辛曜和三哥正在炼药,可能需要二十四个时辰,等他们炼好了药,我们马上又要去皇宫里偷药了。”

    “你怎么这么快就改口啦?我们还没成亲呢?我三哥还是我三哥,乱叫什么呢,脸皮真厚。”

    沈寒云心道:脸皮不厚点,能让你原谅我吗?脸皮不厚点,那我就会再次失去我的挚爱。与再次失去挚爱相比,脸皮这种东西,算什么。

    沈寒云“嘻嘻嘻”地傻笑,他现在要时刻牢记,不让绮露生气,不让绮露难过,绮露让他往东他绝对不能往西。

    冷绮露非常吃这一套,脸上笑开了花,嘴上却忍不住调戏到:“傻狗子。”

    沈寒云已经完全习惯了被冷绮露这么叫了,一点也不介意,倒觉得这样特别像夫妻间的昵称,有些沾沾自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