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9节

作品:《重生后皇宫成了我的练武场

    沈寒云一直牵着冷绮露的手,她虽然已经接受沈寒云了,但才刚接受,她还是有些不习惯。

    她故意把话题带到别处:“傻狗子,可以放手啦,既然你回来了,那我二哥也回来了吧我想去看看他。”

    “嗯嗯,二哥也平安回来了,只不过他太累了,一回家便撑不住去休息了,你现在去的话,他有可能还在休息。我们这一趟去北疆,他出力的最多,最累,幸好有他在,我们才能平平安安地回来。”

    “是啊,我重生之后,总是在给我的家人们添麻烦。”冷绮露越想越愧疚。

    沈寒云见她脸色变了,刚才还开开心心的,现在完全没有一点喜色,便知道他又说错话了,他在心里抽了自己一个大耳巴子,嘴上建议道:“要出去走走吗?今天阳光不是很强烈。”

    “好。”冷绮露吃完药膳粥后,感觉全身充满了力量,既然她三哥和她说,她已经睡了半个月了,那她真的应该走走了,哪怕是在家里走走,也是极好的。

    沈寒云将冷绮露慢慢扶起,一同走到冷绮露屋外,屋外虽然还有些余热,但相比较夏天,已是凉了一些。

    冷绮露心想,当初他们一行四人一起去北疆时正值处暑,如果她从北疆回来到现在已过半月,那现在应该是九月中旬了吧?

    “现在到白露了吗?”

    沈寒云楞了一下才回答:“现在已过白露,过段时间就是中秋了。”

    答完冷绮露的问题后,沈寒云反问:“绮露,你的生日还有半个月不到,这次我能陪你一起过生日吗?”

    看着沈寒云满含期待的表情,冷绮露心里已经说了可以,但是嘴硬的她才不会把心里话直截了当的说出来呢!

    “我们还是先去皇宫找药要紧,生日不生日的,届时看情况咯,另外,还要看你这半个月的表现如何,如果你表现的好,我自然会答应让你和我一起过生日。”

    沈寒云满心的期待落空,脸上藏不住的都是失落,但是这次冷绮露才不惯着他呢。

    她感觉现在的沈寒云越来越不要脸了,以前那个视脸面为一切,为了脸面可以视死如归,仍不低头的沈寒云,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的一样。

    现在的沈寒云,为了达到目的,只会面带一张无辜的脸,哀求地看着你,仿佛你不答应,就是你的错。

    冷绮露很吃这招,一般沈寒云这样做时,她都会嘴硬心软,她甚至觉得,沈寒云的这一招,会不会只对她一个人用?

    冷绮露许久未见阳光,出来走了走,反而有点不想回房休息了,她想去后院池塘赏赏花,喂喂鱼,还想去马棚看看她的小红马。

    但是,冷绮露非常不解:为啥我家的仆人都憋着笑从我身边经过呢?难道是因为沈寒云?

    “小姐好,姑爷好,小姐和姑爷是打算去后院池塘吗?前几日突发暴雨,池塘涨水了,这几天大家正在处理,您要不先去马棚里看看您的坐骑?”某个平时比较多嘴多舌的男仆看见他们,热情地和他们打招呼。

    冷绮露瞬间明白了刚才为什么所有人看见他们都在笑了,她也瞬间就连马棚都不想去了。

    冷绮露转身就走,沈寒云一目了然,知道她在害羞,也不戳穿,只是默默地跟了上去。

    “小姐,姑爷,马棚不在那个方向啊,你们?”那个男仆一脸茫然地看着越来越远的背影,良久后突然冒出一句:“般配!”

    第53章 闯皇宫前

    距离冷绮露醒来已有两天,这两天里,冷秋宁和辛曜成功将北疆带回来的那些珍贵药材炼成了丹药并妥善保存好了。

    但要治好陈沐风的毒,他们还是必须去一趟皇宫,将缺少的药材全部补齐。

    出发前,冷绮露把将要前去的人和中毒的人统统叫到了他三哥屋里,说是要开会。

    “在我们大家出发前,我觉得我们需要先商讨一个作战计划,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你们觉得呢?”

    她二哥和三哥纷纷向她投去警告的目光,似是在说:你敢跟去试试。

    冷绮露现在可不怕了,她被瞪了以后,赶紧看向沈寒云。

    沈寒云秒懂她的意思,立刻接话:“我觉得绮露说得很有道理,我可以提供皇宫的地图,我还可以提供一个组织的人手。”

    “呃呵。”冷绮露假咳了一下,沈寒云立刻改了话:“哦,不是我提供,是绮露提供一个组织的人手。”

    众人纷纷向他投去鄙视的眼神,仿佛在用眼神说:沈寒云你个耙耳朵!

    “嘻嘻……”冷绮露像小孩子一样的,被沈寒云逗得可高兴了。

    “那就这么办,沈寒云最了解皇宫的地理环境,由他带路,我来提供人手,我们的胜算很大啊。哥哥们,你们要不就别去了?”

    冷雁易和冷秋宁同时看向冷绮露,那阴沉的视线,让冷绮露瑟瑟发抖。

    冷雁易更是走到了冷绮露身旁,揪着她的右耳,用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我们不去,你觉得可能吗?冷绮露啊冷绮露,我觉得你真的是记吃不记打,好了伤疤忘了疼啊,上次去北疆你怎么回来的你这么快就忘了是吧。”

    “哎哎哎,哥哥哥,疼疼疼,你先放手,君子动口不动手,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吗?”冷绮露疼的呲牙,她没想到他哥会这么用劲。

    冷雁易冷哼了一声,然后继续说:“哼,动口能有用,对付你这种小屁孩,还是动手比较有用。”

    冷绮露因为对她二哥和三哥心中有愧,所以回嘴都不敢回,只敢委委屈屈地狡辩:“二哥,我不是小屁孩,我再过半个月就满十八岁了,我们娘亲在十八岁的时候都已经生下大哥了呢。”

    冷绮露的话一出,本来还在生气的冷雁易直接笑了:“你能和娘比,她多温柔你就有多暴躁。对吧,秋宁。”

    冷秋宁严肃地点了点头,并补充到:“你的伤虽然已好,但万一留下病根就不好了,所以你这段时间哪都别想去,就给我老老实实地在家待着。你不想让我把大哥和父亲请过来吧?”

    冷绮露心道:别以为我不知道,大哥和父亲都去参加五年一度的武林盟主选举大会了,要知道那种地方,群龙混杂的,他们没有个半年或几个月是绝对回不来的。

    “不敢不敢,我会乖乖的在家看家的。”心里想的是一回事,嘴上认怂又是另一回事。

    “那你,可以走了。”冷雁易反客为主,直接向冷绮露下逐客令了。

    “我就听听,我哪也不去,就在家待着,等着你们凯旋而归。”冷绮露厚着脸皮,就是不肯走。

    冷雁易和冷秋宁同时发出一声冷笑,下一秒,她被她两个哥哥一左一右地架了出去。

    然后“碰”的一声,她被关在了门外。

    冷绮露还不死心,趴在门上想偷听,却什么都听不到。

    冷绮露越想越气,心道:不让我听我偏要听。

    于是一个轻功,飞身上了屋檐,她偷偷地揭开一片瓦片,试着偷听。

    现在貌似是陈沐风在讲话,她隐隐约约听见他的声音,仿佛在说:“现在皇宫中,仁帝及他的皇子公主全被软禁在各自的宫中,皇宫现在是只进不出的状态,很多想救驾的大臣都有进无出,导致现在就算有想要救驾的大臣,也不敢轻易进宫营救了。”

    “那现在沈清风在哪个宫?”换了个说话的人,这次说话的仿佛是沈寒云。

    陈沐风:“我也不确定,他每天都不固定去哪个宫殿,没有任何顺序可言。”

    沉寂了许久。

    沈寒云感叹道:“这也很正常,毕竟沈清风这个人,小心谨慎惯了。”

    屋顶上的冷绮露非常赞同地点了点头。

    冷雁易:“这点无妨,我这边有对策,我可将你易容成他人,让沈清风认不出你。”

    沈寒云:“好,那我们明日即刻动身吧,毕竟这毒一日不除,沐风的命就一日需要担忧!”

    冷绮露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心道:你不就是想早点成亲吗?竟然把自己说得这么伟大,我不用看都能猜到陈木头现在的表情了,一定是满脸感动的。

    冷秋宁:“好,那我们就今日子时,悄无声息地溜出去吧,不能让露露发现我们的行踪,免得她非要跟着我们。如果没有问题的话,那我们即刻散会吧。”

    没有声音了,不出多久,房门就被打开了,参会的人纷纷散了,冷绮露将移动了的瓦片装回原位,在众人都走后,飞身落地。

    哼,你们不肯告诉我,我自己也能知道你们的行程,不就是今晚子时吗?你们不让我去,我偏要去!

    不过,我可以给自己找点乐子,逗逗傻狗子去。

    **

    沈寒云虽已被冷家从主人到仆人默认为姑爷了,但冷绮露不发话,他就还是不敢搬到内院,毕竟怼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嘛。

    沈寒云正在悄咪咪地整理东西,突然门就被推开了,虽然只是被推开了一道缝。然后呢,就有一颗小脑袋瓜冒了出来。

    “噗嗤噗呲……”

    沈寒云被吓得赶紧放下手中的东西,会用“噗嗤噗嗤”当开场白的,除了冷绮露没有第二个人了。

    他转身,果然没猜错,来人正是冷绮露。

    冷绮露大大方方地走进了他的房间,看着他刚才放下的包裹问道:“你在做什么呢?收拾行李吗?你要搬走了?”

    “不是不是,怎么可能呢?”沈寒云赶忙否认。

    笑话,他还想在冷绮露家住一辈子呢,怎么可能现在就搬走。

    “哦,那你刚才在收拾什么?”冷绮露边说边用特别犀利的眼神盯着他,那眼神仿佛在警告他,让他好好说话,别想着糊弄过去,否则有你好看的。

    “……”沈寒云即使带兵打仗都没遇到这么难的难题,但没办法,遇到就是遇到了,他支支吾吾了半天,终于回了句:“我在给你准备生日礼物。”

    冷绮露装作很惊喜的样子,问道:“是吗?可是我的生日还有大半个月呢,你怎么会想到那么早给我准备礼物了呢?我能看看你给我准备了什么吗?”

    沈寒云又是一脸为难,被冷绮露又是一顿盯,他叹了口气,决定实话实说了:“哎,这里其实并不是我给你准备的生日礼物,而是我在为去皇宫做准备。”

    冷绮露终于对他露出了满意的笑,同时为他鼓掌,表扬他:“很好,我还以为你会继续骗我呢,很好很乖,值得表扬!”

    沈寒云一脸茫然地看着她,似乎是在思考,她是怎么知道的。

    “你诚实归诚实,但是我的生辰礼物你还是要送的,谁让你要提的,我现在记心上了,期望值就变高了,你到时候可不能随随便便就打发我了啊。”

    沈寒云将她圈在怀中,亲昵地说:“你放心,我要送给你的生辰礼物,一定是最好的!”

    **

    子夜,气温已有些微凉了,冷绮露轻轻地打开了她的房门,从里面溜了出来,她身着一身黑衣,腰上别着她的佩剑,用黑布遮着脸,头发盘了起来并用木簪定住了,身后背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包裹。

    她这一身,一看就不是像要去做好事的。

    她看着地上淡蓝色的粉末,沿着粉末的方向跟了上去,一边跟一边想:不愧是沈寒云,留记号的功夫一流,有这一路的记号,不怕跟丢了。

    还好沈寒云觉悟够高,白天被她一恐吓,他就想开了,直接和她说:“既然你知道了我们子夜行动的消息,那我们必定是拦你不住的,这样吧,晚上我会给你留下记号,你跟着记号走即可,切记注意安全,另外,别被你哥他们发现哦。”

    “出来吧,既然你已经跟着出来了,那就和我们一起去吧。”真是怕什么来什么,饶是冷绮露跟得再小心翼翼,还是被她两个哥哥发现了。

    “嘿嘿嘿,哥,好巧啊,你们也出来看星星啊?”冷绮露尴尬到挠头。

    冷秋宁和冷雁易两人都用嫌弃的表情看着她,冷雁易更是一点不留情面地戳穿了她:“呵呵,你大晚上的穿成这样出来看星星?”

    “……”冷绮露无语凝噎,只求她“会说话”的二哥赶紧闭嘴。

    可惜事与愿违,冷雁易偏不:“还有,你看星星要戴着面罩看的啊?你怎么不干脆把面罩戴高一点,将眼睛都蒙住好了呢?”

    冷绮露赶紧给沈寒云使了个颜色,沈寒云立马会意:“二哥,时候不早了,我们赶紧走吧,再不走,恐怕天亮了我们都还在山上呢。”

    “好吧,给你点面子,走吧。”走之前,冷雁易还“好心的”扯下了冷绮露的面罩。

    第54章 与沈清风正面刚

    冷绮露暴露了反而好,不用偷偷摸摸地跟在他们后面,而是可以大大方方地走在他们之间,动不动就和她二哥斗斗嘴,或是调戏一下沈寒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