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0节

作品:《重生后皇宫成了我的练武场

    下了山,天蒙蒙亮,沈寒云带着他们来到了一户人家前,敲开了门,一个农妇谨慎地看着他们一行人,声音里透露着颤抖:“你们找谁?”

    “毒蝎在吗?”沈寒云问道。

    那妇人若不是扶着门,恐怕就当场腿软跪下了。

    她刚想回答说不在,她身后就传来了一个比较尖锐的男声:“寒王!您终于来了!”

    伴随着声音,一个个子与妇人差不多高,瘦瘦的男子从里面走了出来。

    妇人见他出来,急的赶紧把他往回推,可无奈那男子瘦小归瘦小力气却挺大,她推不动他,只能骂他:“你个死鬼,你出来干吗?还不快躲起来,你真打算跟着他去造反啊?他是皇子,就算失败了也没事,你要是跟着他失败了,是要被杀头的!”

    那男子也急了:“妇人之见,愚不可及,男子汉大丈夫为国捐躯,有何怨言?我只恨这一天来得太晚!”

    妇人见骂他也不管用,打他也打不过,只好放弃,气愤地回屋,不愿去管他了。

    男子也不去追着妻子哄她,而是单膝下跪,抱拳,郑重地说:“寒王殿下,属下愿誓死效忠殿下!”

    冷绮露许久未见沈寒云这般趾高气昂的样子,一时之间竟然觉得有些神奇。

    “绮露,令牌。”冷绮露正在发呆,沈寒云突然叫她,将她的魂儿叫了回来。

    她从怀中拿出一把折扇,那折扇像极了之前沈寒云老是带在身上的那一把。

    “叫你拿令牌,你拿扇子做什么?”冷雁易像看傻子般地看着她。

    谁料那瘦子竟一脸惶恐地看向沈寒云,问:“殿下,您这是何意啊?”

    沈寒云笑的神秘,只道:“就是你心里想的那个意思,令牌在谁手里,云霄就是谁的,这是我定下的规矩。”

    “属下遵旨!”

    冷雁易也是明白人,冷绮露全身上下除了一把扇子是可疑是,其余没有一点不是从家里自带的。

    好在他们一行人,除了沈寒云是外姓人,其余人都姓冷,连辛曜都被留在冷家照看陈沐风了。

    而冷家三兄妹,是一母同胞的兄妹,自然是不会害自己人的。

    就这样,他们沿着路,反反复复了许多遍,一晚上冷秋宁和冷雁易光顾着看沈寒云把手下转交给冷绮露了。

    看了许多遍后,他们都条件反射了,看到就想打盹。

    冷绮露却是乐此不疲,如此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她岂能厌恶?

    她知道沈寒云厉害,收服人也有一些手段,但没想到,他成立的云霄里,有那么多忠于他的死士。光是在渝州城,就有八个人。

    到了皇城,人数直接就涨了一倍,两个城的云霄成员加起来,竟然有二十五人之多。

    人多归人多,但皇城进得去,皇宫却不是那么好进去的。

    天色也渐晚,于是他们找了个僻静的客栈包间,一起商讨如何进宫。

    硬闯是不可能的,就算他们有二十五名精英,但皇宫里也不全是些酒囊饭袋,而且皇宫里人多,他们就算再厉害,也抵御不了人海战术。

    不能硬闯,偷溜进去也是不可能的,皇宫高墙墙高数十米,若非轻功登峰造极之人,是绝对不敢一试的,而他们之中,没有轻功如此好的人。

    “这时候要是水蛇在的话就好了!”队伍中有人小声道。

    冷绮露不懂就问:“这位大哥,水蛇是哪位?现在又在何处呢?”

    那人叹道:“哎,怕是等不到他来咯,他现在人在姑苏,他最擅长轻功水上漂,他那步法,飘飘若仙,走在水上都可以不湿鞋,整个人就像是粘在水面上的一样,有他在的话,他定能打头阵,先进入宫门,再偷偷为我们开门。”

    沈寒云皱着眉,不怒自威:“既然无用,就莫提这方法,我们再想想其他方法。你们这些一直潜伏在皇城的人呢?有没有听到有什么风吹草动?有没有什么其他方法?”

    潜伏在皇城多年的众人皆沉思了起来。

    没过多久,突然有一人灵光一闪,一记很大的拍手声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沈寒云:“想到什么就说,我们这些都是自己人,没什么不能说的!”

    那人点了点头,然后娓娓道来:“殿下,那狗贼沈清风在上月下了圣旨,说是要在全国范围内选秀女。我们一行人要不找几个容貌略出众一些的参加选秀?”

    此话一出,众人皆沉默了,他们全都低下头来,从头到脚趾都透露着拒绝。

    只有冷绮露一人,本就是女子,女扮男装或穿女装,对她来说根本没有什么差别,所以她很痛快地回了句:“可以啊,这方法挺不错的。”

    众人齐齐抬头看向她,眼神仿佛在说:“天啊,这人是有病吧?”

    “你们都不说话,我就默认你们都同意啦,那要不我们一起扮成秀女进宫?”

    “不了不了,您生的好看,您参加选秀定是不会有人起疑,可是我们,长得那么污人眼睛,参加选秀实在是不像话啊!”人群中,有人开始了叫苦。

    “是啊是啊,我们到时候别连皇宫的大门都没进,就被人发现了啊!”

    “是啊是啊……”

    一旦有人开始叫苦,那所有人就都开始叫苦了,瞬间,小小的屋子里哀怨声一片。

    其实冷绮露根本不想看这些不认识的人女装,她只想看她两个哥哥和沈寒云女装,但是又不好直说,所以才想让所有人都女装的。

    “大家不要吵,别引人注目,这样吧,这个方法是目前为止最有效的,我建议,我们中出三到五人伪装成秀女,其余人,伪装成公公,大家认为这样怎么样?”因为太吵闹了,沈寒云不得不出面维持秩序。

    好在众人很给他面子,他这样一说,众人都安静了下来,等待分配任务。

    冷绮露见时机成熟,赶紧趁热打铁,推进她的计划,“我看这样吧,我们这些人中,非要选一些够资格当秀女的人的话,那就我自己,我二哥三哥,还有殿下吧。”

    沈寒云没想到他刚帮了冷绮露,却反而自己掉进她的坑里了,瞬间仿佛遭受了晴天霹雳,一脸哀怨地看着她。

    冷绮露不但没有一点后悔,反而还凑近他,小声地和他说了几遍:“生日。”

    沈寒云瞬间丢了原则,勉强道:“那好吧,你到时候要负责给我易容啊,要是沈清风把我认出来了的话,那我们一个都逃不了。”

    冷绮露咧着嘴笑着,拍了拍胸膛,保证道:“放心吧,相信我的易容技术!”

    “二哥三哥……”搞定了沈寒云,冷绮露又要开始给她两个哥哥做思想工作了。

    谁知她两个哥哥思想觉悟够高,一切都为了大局着想,压根不用她搞定,直接就应了下来。

    “我们没问题,怎么安全怎么来。”

    冷绮露在心里暗暗地翻了个白眼:切,太无趣了,一点成就感都没有!

    众人见伪装成秀女的人已选完,都暗自松了口气。

    他们才刚松了口气,沈寒云就立即给他们布置任务了:“金桐,隐耳,你们二人去找一件公公服,拿去定制二十五件,两日内,我们要进到皇宫里面,不容失败!”

    “是!”

    沈寒云继续道:“好,那所有人今日都散了吧,家在皇城的人各回各家,不要露出任何异常,其余人都住在这家客栈,两日后午时我们仍聚集在此,一同进皇宫。”

    众人接了令,纷纷离去,有的走正门,有的跳窗。

    所有外人都走后,冷绮露一脸坏笑地看着屋里剩下的三个男人:“好了,这下没有外人了。两位哥哥,还有沈公子,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们既然答应了二十多人要女装,那可千万不能反悔啊!”

    三人看着冷绮露那如狼似虎的表情,不约而同地咽了咽口水,猛地点着头。

    “既然大家都没意见,那我们就一起去找家成衣铺去做衣服吧。”冷绮露兴奋地说着,两眼仿佛在发散着金光。

    **

    两日后,沈寒云的计划如期实施,冷绮露和她的两个哥哥,还有沈寒云都蒙着面纱,着着靓丽色彩的服饰。他们的人装成了公公,围在他们周围。

    更让他们顺利的是,他们在抓公公抢衣服时,竟遇到了对仁帝很忠心的公公,那公公十分乐意他们去救仁帝,自愿带路。

    有了他的帮助,犹如天赐,他们一路顺风顺水,很快就来到了目的地。

    沈清风高高在上地坐在龙椅上,身穿明黄色的龙袍,要不是普天之下皇城之中,他们无一处听到过仁帝的死讯,他们说不定会以为仁帝已经死在自己亲儿子手里了。

    “陛下,秀女到。”

    听到公公的尖嗓,沈清风放眼望去,果然是看见公公身后跟着一粉衣女子。

    粉衣女子身姿曼妙,腰细的看上去仿佛不盈一握。

    蒙着的面纱未将她的眼睛也蒙住,那一双明目,忽闪忽闪的,仿佛天上的星星,更叫人想见到她的真容了。

    但美女再美,也不过只一人,沈清风皱眉道:“怎么就一人?”

    冷绮露闻言立刻摘了面纱,自信满满地说:“陛下,难道我不够抵你后宫佳丽三千人?”

    第55章 “争风吃醋”

    沈清风仔细地观察了许久冷绮露的长相,并未觉得冷绮露有什么倾国倾城之资,反而觉得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她。

    “我觉得不够,这世上漂亮的女子千千万,哪有最美可言,只有更美可言。实话说,你长得还没我的白皇后美呢。”

    沈清风嘴里不断冒着让冷绮露不悦的词句,冷绮露听得脸越来越阴沉。

    **

    这边,冷绮露差点被沈清风认出来,那边,半道改计划装宫女的沈寒云已经不是差点被认出来,而是已经被认出来了。

    还好,认出他的人是白凝雪。

    白凝雪听说今日公公们又带了一批秀女回宫,顿觉危机四起,想着赶紧去看看,能不能不着痕迹地破坏选秀。谁知在与几个高个子宫女擦身而过时,她竟然发现了那人是沈寒云。

    令人诧异的是,她没有声张,没有叫人来抓他,而是拉着他找了个寂静的凉亭。

    “沈寒云,你怎么会回来的?”白凝雪目光如炬,仿佛不是很欢迎他的到来。

    沈寒云冷笑道:“我为什么会来,白皇后不是很清楚吗?何必明知故问呢?”

    白凝雪蹙着眉,眼眶中立刻蓄满了泪,仿佛随时会掉下来一样:“阿寒,你不要误会我,我是被你五弟逼得啊,我一介女流,如果我不顺从她,那现在的我,不仅不会是皇后,说不定连性命都难保啊。”

    见沈寒云仍是一副完全不相信她的样子,白凝雪也不放弃,反而越战越勇:“全世界的人都能误会我,你不能啊,你不是一直都很爱我的吗?”

    白凝雪不知道沈寒云已经不是以前那个深爱她的沈寒云了,还想打爱情牌赌一赌。

    可是她赌错了,现在的沈寒云,早已将她恶毒的真面目看得一清二楚,也已经在重生后,将对冷绮露的爱根深蒂固了。

    现在不管白凝雪怎么说,他都是不会信的。

    可他没想到,白凝雪会猛地一下子向他抱去,由于体型差,她没能将他整个人全部抱住,但这对沈寒云来说,还是很恶心。

    他正想推开白凝雪这个恶毒的女人,却没想她越抱越紧:“阿寒,要不你带我走吧,这皇后我不当也罢,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哪怕是一起做乞丐,我也愿意!”

    沈寒云哼了一声,回道:“别假惺惺了,你说要我带你走,只是为了偷我身上的云霄令牌吧?偷到了以后藏起来,用来向沈清风巩固你的皇后之位?”

    沈寒云的话格外尖锐,竟比他用蛮力还有用,他这一席话说完,白凝雪的笑容立即变得有些古怪,仿佛被说中了心事,心虚了一般,她抱着沈寒云的双手也赶紧撤去,仿佛再不收回去,控制不住的颤抖就会被沈寒云发现。

    “阿寒,怎么会呢?你怎么会把我想成这样的人。”白凝雪声音颤抖,脸上掩不住的伤心。

    “你是不是这样的人你心里清楚!”沈寒云冷冰冰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