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2节

作品:《重生后皇宫成了我的练武场

    “沈寒云,你怎么了?”冷雁易不由问道。

    沈寒云没回答他,而是向先皇微一躬身,坚定地说出了把他自己都吓到了的话:“父皇,您等我,最多五天,我一定来救您和我的手足们。”

    “好啊,好孩子,快走吧,千万别被你五弟发现了!”先皇欣慰地笑着。

    沈寒云点了点头,算是了了一桩心事,随后他跟着冷家两兄弟一起逃出了碧花宫。

    **

    他们并没有立即逃出宫去,而是来到了相约的地点,御花园。他们来时,已有十五个公公打扮的自己人分散在了御花园的各个角落里。

    沈寒云和冷家两兄弟很自然地走到了一处角落里,小声问一人:“怎么人没到齐啊?”

    那人回道:“扮作秀女的姑娘和跟着她一起去的几名兄弟到现在都还没回来。”

    沈寒云开始不安:“不会出事了吧?不行,我得去救他。”

    “我们一起去!”冷雁易和冷秋宁异口同声道。

    他们正要去拼死一战呢,一个熟悉的声音就在他们耳边想起了:“哇,不愧是御花园,好大呀。好了好了,你们等在这里,我想一个人逛逛。”

    虽然这个说话的声音很做作,但他们还是听出来了声音的主人是谁,分明就是冷绮露嘛。

    没等多久,满脸灿笑的冷绮露就出现在了她两个哥哥和沈寒云的面前。

    眼尖的三个男人一眼就看到了她身上已经换掉的衣服,脸色瞬间变青。

    尤其是沈寒云,脸最青,青到发黑了。

    沈寒云:“你身上的衣服怎么回事啊?这不是你来时穿的衣服吧?”

    “没错呀,这是贵人的衣服,我决定了,我会留在宫里接应你们的,你们下次进宫是什么时候?有我在宫里,你们会更容易进来。”

    沈寒云皱着眉,压着声音说:“不行,把你一个人留下来太危险了!”

    冷雁易:“我倒觉得露露说得有道理,有内应比没有好。”

    “我也觉得。”

    两票大于一票,沈寒云只能少数服从多数,放任冷绮露在皇宫当内应了。

    第57章 宫斗

    轻罗幔帐,金银细软,明明一切用的都比她自己家里的要贵重,但冷绮露还是失眠了。

    不过,她并不是因为害怕而失眠的,而是兴奋到睡不着。

    她想了一整夜,心中怎么去整她前世最大的仇人白凝雪。

    她左手托腮,右手执笔,桌上摊着一叠宣纸和一副笔墨,她想到什么就将想到的写下来,不知不觉间,竟然写了整整三页纸。

    “哈哈哈哈哈,完成了!”冷绮露拍案,大喊了一声。

    天微微亮起,冷绮露就等不及了,她穿上淡粉色的齐胸襦裙,双手一左一右地提着裙边,在沈清风给她安排的宫女的追逐下健步如飞,目标非常明确,就是白凝雪。

    白凝雪所住的慈华宫从外看去与其他宫殿并无差异,但是冷绮露却知道,这慈华宫有多华贵,毕竟慈华宫是皇后的寝宫。

    冷绮露在心中暗骂:这白凝雪是不是上上辈子拯救了苍生?怎么连着两辈子都有当皇后的命啊?不行不行,这一世我绝对要让她当不成皇后!

    冷绮露越想越有干劲,走得也就越快,快到她没有用轻功,没有故意想甩掉那些个尾巴,却还是甩掉了。

    刚来到慈华宫,她就被守宫门的宫女拦住了,宫女见她孤身一人前来,却未着宫女服,心想她会不会就是王新封的贵人,因为害怕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宫女向她微微欠身,行了个无关紧要的礼,然后面无表情地说道:“小主,皇后还在休息,您找皇后是否有要事,如有要事,那小奴立即进去禀告一声。”

    冷绮露上辈子又不是没经历过这种被晾在宫外傻等的情况,怎会不知这奴才所说的,均是主子吩咐下来的,为的就是故意为难想为难的人。

    自以为的夫君纳妾了,她还真不信白凝雪昨夜能睡着。

    估计和我昨夜一样,想着法地要整我呢吧。

    “哦,这样啊,那我晚些来给姐姐敬早茶请安吧。”冷绮露将计就计,转身欲走。

    才刚走到三岔路口,她就听见身后有人在喊她。

    “琪贵人,琪贵人您留步啊,主子,皇后醒了,您稍等片刻,我立刻带您进去。”

    她故意放慢了脚步,身后白凝雪的奴才们很快就追上了她,将她拦下。

    冷绮露计谋得逞,微微扬起了嘴角,顺着台阶下:“这样啊,那我现在从这边走过去,等我重新走到门口,她应该洗漱完毕了吧。”

    那些宫女们点头如捣蒜,生怕没把冷绮露拉回去,主子怪罪。

    “走吧。”

    哈哈哈,白凝雪,跟我斗,你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小丫头片子也想和我这个快三十岁的仙女斗,我绝对叫你输得你叫老子爷爷!

    可能是怕冷绮露没看到人就又回去了,白凝雪竟亲自出来迎接她了。

    冷绮露从大老远走来就已经看见向她这边探头望的白凝雪了。

    白凝雪还是一如既往的爱穿白色衣物,她身穿一件白色齐胸襦裙,肩上披着淡蓝色的纱巾,纱巾上绣着朵朵梅花。

    她肤白胜雪,极搭她身上的衣服。她半披着如墨般的黑发,两旁的鬓发被镶着红钻的发饰固定着,瓜子脸,精致的五官,都仿佛书卷中描述的仙女。

    冷绮露忍不住在心里感叹:不愧是沈寒云后宫第一美人,当之无愧啊。

    但是人美又如何,她的心早已丑陋不堪,只剩自私和算计了。

    冷绮露离白凝雪越来越近,走到她身前后,她微微欠身,给白凝雪行礼:“姐姐久等了吧,姐姐人真好,姐姐其实不用在门外等我的,多有失身份呀。”

    冷绮露一口一声“姐姐”,喊得白凝雪鸡皮疙瘩四起,恶心的都想呕了。

    可是她就算再恶心眼前这个叫她姐姐的女人,她也不能当场翻脸,她可是要当一国之母的人,怎么可以这点气量都没有呢?

    更何况,眼前这女人,是她亲眼看着皇上封的,所以这女人,叫她姐姐,并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好妹妹,久等了吧,快快进屋,我让人备了早餐,妹妹一块吃点吧。”白凝雪用她的芊芊玉手去拉冷绮露的手,在碰到冷绮露的手的时候,有一瞬间愣住了。

    因为冷绮露的手虽然不算粗糙,却也不算光滑,有几处是有茧子的。

    她只愣了一瞬,就想起了昨天,皇上和她的这位“好妹妹”在比武。

    “好呀好呀,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啦,谢谢姐姐!”冷绮露见她示好,表面上笑嘻嘻,心里早用针扎了无数次白凝雪这个小人了。哼,你上辈子的惯用伎俩,也敢拿出来丢人现眼。哼,看我不整死你!

    两人手拉着手,真的像是一对姐妹一样的,非常和谐地往宫殿里面走。

    进了宫殿的内殿,吃食早已齐齐的摆在了圆形的梨花木桌上了。有一盘冒着热气的大大的肉包,一盘金灿灿的千层油酥饼,还有用小竹篮装的满满腊汁肉夹馍,还有两碗红枣银耳羹。

    冷绮露心里和明镜似的,怎么可能真的觉得她会欢迎她来,不给她下马威呢。

    “哇,好姐姐,你准备了那么多呀。”但她就算知道,也要装傻,毕竟该装傻时就装傻,才是聪明人的做法。

    “好妹妹,快和我一起坐下吃吧。”说完,白凝雪便拉着冷绮露,两人挨着坐了下来。

    冷绮露看着桌上那些香喷喷的食物,心里想着这一世的白凝雪会不会像前世一样下毒。

    而且她也并不是过来吃饭的,她是来找白凝雪的麻烦的,怎么可能先被她整了呢。

    管她下没下毒,总之,她要白凝雪难堪。

    冷绮露端起离她较近的那碗红枣银耳羹,站了起来,真挚地对白凝雪说:“姐姐,我初来皇宫,您不但不嫌弃我乡下人的身份,还处处对我多加关照,简直比我亲姐对我还好,您若不嫌弃,可否与我义结金兰,我们以后在皇宫,可以共进退。您若愿意,就接下妹妹敬您的这碗羹汤,将它喝掉。”

    冷绮露说话的时候,眼里满是期许,说的和真的似的,连白凝雪都不免有些心动了,手竟然往前伸了一些。

    但是她很快又将手收了回去,心中暗叹:好险,差点忘记那碗汤里下毒了。

    见她不肯喝,冷绮露立刻明白了,白凝雪这是一如既往的爱用下毒来对付她讨厌的人,这就好办了。

    “好姐姐,您是不想和我义结金兰吗?哎,果然还是我逾越了,我身份卑微,竟敢幻想和姐姐这种大家闺秀成为姐妹,终究还是我不配啊!”说着说着,冷绮露红了眼睛,紧紧地抿着嘴,小声地抽泣着,仿佛下一秒就要放声大哭了。

    白凝雪被冷绮露的这反应吓到了,她现在是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好妹妹,你别难过呀,姐姐没有嫌弃你,姐姐只是觉得这碗羹汤已经凉了,来人,去准备一份新的,要热的。”最终,白凝雪还是准备去接那碗羹汤,只不过她不喝就是了。

    她身旁的侍女正准备将有问题的羹汤收走,冷绮露却没有给那宫女,而是一脸纯真地说:“没有啊,我端在手里,觉着这羹汤温温的,正适合现在喝,没必要重新准备,重新准备的话还要重新放凉,又要多等。来,姐姐,您喝一口看看,不烫的!”

    冷绮露边说边将羹汤推向白凝雪,期待地看着她。

    白凝雪绝对不会喝的,于是她伸手去推,推搡间,羹汤很不辛地洒了白凝雪一身。

    碗脆生生地摔在了地上,碎成了许多片。

    “大胆!你一个小小的贵人,竟敢对皇后无理!还不跪下谢罪。”一个白凝雪的宫女,在看到白凝雪铁青的脸后,自以为是地想给她家主子出气。

    冷绮露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她故意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酝酿了很久的眼泪终于夺眶而出,她用右手捂着嘴,呜咽着说:“姐……姐姐,我不是故意的,你不会怪我吧?”

    白凝雪看着冷绮露脸上那豆大的眼泪,转身用力地朝那名多嘴的宫女脸上打了一巴掌,“啪”的一声响起,那宫女的脸上立刻多了一个红印子,一个巴掌印。

    那宫女被打之后,立刻跪下了,嘴里一遍遍地喊着:“皇后息怒,饶命啊……”

    白凝雪转身看向她,愤怒地说:“闭嘴,我和琪贵人是姐妹,我怎么会因为一个碗和一件衣服就记仇,让她跪我呢?叫人知道,还以为我要欺负我妹妹呢。该跪的人是你这个贱婢,还不快滚,去找人再备一份红枣银耳羹。”

    冷绮露饶有兴致地看着她们主仆在那演戏,恐怕白凝雪此时心中高兴还来不及呢。

    估计等她走了,白凝雪就会去找沈清风那王八告状了吧。

    无非就是被我洒了一身的羹汤,却还不计较恩怨,依旧待我如姐妹。啊,听着多么的伟大啊,连我都忍不住信了呢。

    哼,我才不会给你机会得逞呢,要知道,这才哪跟哪啊,我才不会那么轻易就放过你呢,白凝雪,你就等着接招吧!

    第58章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

    “姐姐你也别罚她了,她说的也没错啊,是我做错了事情,洒了姐姐一身,我是该跪。”话虽这样说,但她的身体可诚实了,一点要跪的迹象都没有。

    白凝雪也不会真按着她让她跪下,要是真按着她让她跪下,那她之前做的一切,岂不都白费了?

    “妹妹说什么呢,我们既然是姐妹,姐姐又怎能因为一些小事就让妹妹跪下呢。妹妹赶快吃早点吧,姐姐先去换件衣裳。”

    “姐姐要不先和妹妹一起吃,吃完再去换也不迟啊,要不然这些吃食都要凉掉了。”笑话,把你放走了,谁还能为我试毒啊,谁知道你有没有在每个吃食里都下毒了。

    白凝雪脸上闪过一丝不耐烦,她强压着怒气,有些咬牙切齿:“妹妹先吃,姐姐还不太饿,姐姐还是先去换衣服吧。”

    冷绮露又垮下脸来,一副受伤的样子,委屈地说:“既然是因为我害得姐姐要去换衣服的,那我就等姐姐换完衣服回来,再一起用早膳。”

    白凝雪气到红了脸,她放下一句“随你!”后转身就走,生怕再和冷绮露说下去,她会忍不住上去打她。

    她走后,冷绮露就开始憋笑,毕竟这还是在白凝雪的宫殿里,所有侍女都是她的人,还是低调一点比较好,千万不能露馅了。

    白凝雪走后,有宫女开始收拾地上的狼藉,冷绮露趁她们不注意,将一片瓷片,踢到了桌子底下,有桌布挡着,竟然没被收拾的宫女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