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3节

作品:《重生后皇宫成了我的练武场

    待宫女们收拾完瓷碗的碎片,拖完地面以后,白凝雪也换好了干净的衣服回来了。

    她这回故意没穿白色衣物,而是换成了一件与冷绮露相同颜色的齐胸襦裙。

    淡淡的粉色与她的肤色也很搭,更显的她肤白貌美了。

    与她相比,冷绮露稍逊一筹,因为她肤色虽然不黑,但也没有白凝雪那么白。

    冷绮露虽然看出了她的小心思,知道她是想让她自愧不如,但冷绮露早已不是之前那个冷绮露了,她才不会因为外貌而自卑,她现在靠的可是才华!

    “哇,姐姐穿粉色的衣服真好看!”冷绮露故意奉承道。

    白凝雪听到称赞,不但不开心,反而有些郁闷。

    她想看到眼前这个乡下人生气啊,就算不生气,也不应该是这种反应啊,就好像她是在真心夸赞一样的。

    白凝雪一时半会被迷惑住了,她在心中思考着:她是真蠢还是装的蠢啊?难道是练武时一不小心把脑子给摔伤了?

    冷绮露不知道白凝雪心中所想,白凝雪也不知道冷绮露心中所想,这两人各怀鬼胎,反而变得非常和谐了。

    “来,姐姐先吃个大肉包吧。”冷绮露随手抓了一个大肉包给白凝雪递去。

    白凝雪做事是很小心谨慎的,所以她并没有在这种需要随机拿着吃的食物里下毒,只在羹汤里下了毒。

    白凝雪接过大肉包,咬了一小口,“好,妹妹别客气,你也吃啊。”

    见白凝雪很坦然的在吃,冷绮露就明白了,包子里无毒。

    “好的姐姐,那我就不客气了。”说完,冷绮露便拿起一个肉包,也小口地吃了起来。

    “皇后娘娘,御膳房新做的红枣银耳羹,奴婢给您端来了。”刚才那个被打耳光的宫女端着新做的红枣银耳羹走了进来,她的脸上,那巴掌比刚才仿佛更肿了些。

    她将羹汤放了下来,然后灰溜溜地去一旁站着了。

    这次的羹汤是一大壶,应该没有下毒的可能性。而且,经过刚才那么尴尬的事情,白凝雪应该不会再有胆量把毒下在汤里了吧。

    但是冷绮露不得不防,她可不想再次一命呜呼。

    冷绮露殷勤地拿起白凝雪侍女放在桌上的空碗,一勺勺地将空碗盛满了,然后和刚才一样,递到了白凝雪面前:“感谢姐姐对妹妹的照顾,妹妹无以为报,只能以真心来报,希望姐姐能接受妹妹的真心。”

    白凝雪知道这次的羹汤绝对是无毒的,便大大方方地接过羹汤,优雅地用小勺喝了一口:“好妹妹,以后我们就是好姐妹了,妹妹若是有什么需要姐姐帮忙的,千万不要客气。”

    “好,姐姐也是,以后有用的着妹妹的,姐姐也千万不要客气!”

    白凝雪喝了一口就不喝了,将手里的碗放下了。

    冷绮露直接端起她放下的碗,喝了一小口,喝完一小口她立即解释道:“既然是姐妹,那就要喝同一碗,这才显得有诚意嘛。嘻嘻。”

    “呵呵,也是,既然妹妹不嫌弃姐姐,那姐姐就放心了。既然妹妹汤也敬了,亲也认了,那姐姐应该差人送妹妹回去了。”

    兴许是觉得冷绮露有些难对付,白凝雪竟然认命了,不想再和她斗了,想直接把人赶走。

    可是冷绮露哪能如她的愿,她还没放大招呢,怎能这么轻易的就放过了白凝雪。

    只要前世得罪过她的那些人一天不报复完,她就将那些仇那些恨多在白凝雪身上记一天。

    “姐姐这是嫌妹妹吵闹了吗?妹妹可是很喜欢姐姐呢,还想把妹妹的宝贝宠物给姐姐看呢。”

    “宝贝宠物?”白凝雪因为疑惑,又复述了一遍。

    她将冷绮露从头到脚都看了一遍,感觉根本不可能在身上装着宠物啊。

    “妹妹莫要开玩笑了,你身上怎么可能放得下活物呢?是要姐姐跟随妹妹去妹妹那里看吗?”白凝雪还不知道她即将面临什么,还以为冷绮露在她的殿内养了小猫小狗小兔子或者小鸟之类的宠物。

    冷绮露“呵呵呵”地笑着,笑声非常爽朗。

    “姐姐,我可没开玩笑,不信你看。”说着,她从怀中取出了一个小匣子。

    白凝雪暗道不好,能装在这种小匣子里的,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不会是什么毒虫吧?

    “妹妹,你这是要作甚?是打算毒死我吗?”白凝雪苍白着一张脸说。

    冷绮露没理她,自顾自地打开了小匣子,那只毒蛛迅速地爬到了冷绮露的手上,冷绮露一点事也没有,依旧笑着:“姐姐,别怕,它不咬人,也没有毒,你看。”

    白凝雪看着那只蜘蛛乖乖地趴在冷绮露的手臂上,很乖巧,也不咬人,觉得很神奇:“奇了怪了,它竟然真的不咬人呢。”

    冷绮露见她上了钩,觉得时机成熟了,便将毒蛛放回了小匣子里,一脸纯真地和白凝雪说:“姐姐,我怎么可能会骗您呢,嘻嘻,您要不要摸一下它?”

    白凝雪第一次见有人把蜘蛛当宠物的,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么乖的蜘蛛,非常心动,犹豫地伸出了手。

    她的手放在半空中,迟迟不敢往下,因为她对冷绮露的话有点半信半疑。

    “姐姐你真的不用怕,它真的不咬人。对了它还会跳舞呢,我给你看。”说着,冷绮露伸到了脖子上,抓着脖子上的银链,将被衣服藏住的银笛拿了出来。

    白凝雪看着冷绮露手上拿着的银色短笛,一种看到新奇事物的激动充斥了她的心,她竟一时呆住了。

    冷绮露脸上的笑戛然而止,然后闭上了眼,奏响了短笛。

    白凝雪全神贯注地看着冷绮露在吹那根神奇的短笛,完全没发现她已被危险盯上了。

    “啊,什么东西咬我?”白凝雪感觉食指一阵刺痛,这才回神,却看到刚刚还乖的像只假蜘蛛的蜘蛛在咬她。

    “啊!啊啊啊……”白凝雪害怕地惊声尖叫了起来,她的宫女们闻声赶紧过来,帮她打蜘蛛,可是这蜘蛛根本不需要她们打,咬了白凝雪一口后,直接落地,然后被一个宫女狠狠地踩死了。

    冷绮露听到尖叫后就立即睁眼了,她看着眼前混乱的场景,幸灾乐祸地躲到角落去笑了。

    她笑得前仰后合,别提有多欢乐了,就是在她看到她的宝贝疙瘩小毒蛛被人踩死的时候,有些心疼,毕竟她每天都会喂它三滴血,那是它的食物。

    “娘娘,娘娘……您怎么了?快醒醒啊……”

    “快去叫太医啊!”

    “快去叫皇上啊!”

    一时间,白凝雪的寝宫变得鸡犬不宁,各种声音都有,可热闹了。

    冷绮露立刻有了一种功德圆满的感觉,她心道:真好,这才是皇后应有的排场。

    冷绮露看着有宫女狂奔出去了,估计是去请太医和沈清风了,一想到任务还没完美的完成,她就又来劲了。

    她收敛了脸上的笑,然后装出被吓到了的样子。

    **

    “皇上驾到!”宫外公公响起了一声公公的尖嗓音。

    冷绮露听到沈清风来了后,立刻憋出了眼泪,然后跑到了白凝雪的床前,哭丧似的大喊:“姐姐啊,您怎么了呀,我们刚义结金兰,您怎么舍得离我而去啊?”

    沈清风一进白凝雪的内殿,就看到昏睡的白凝雪和伤心的不行的琪贵人,一时之间不知道先去看谁,只好对着老太医发火:“你愣着干什么啊?还不快去救人啊?朕的皇后要是出了什么意外,朕就要你陪葬!”

    老太医吓得赶紧跑去给白凝雪号脉,冷绮露趁机走到沈清风面前,故意哭给他看。

    沈清风见她哭成泪人了,二话不说,直接将她拥入怀中,轻声安慰:“琪儿不哭不哭,你姐姐好着呢,不会有事的?”

    冷绮露心道:白凝雪没事才有鬼呢!哈哈哈哈……

    第59章 新招

    老太医隔着纱帘,左手抓着一根红线,红线的另一头被绑在了白凝雪的手腕上,右手半握拳,食指和中指轻轻地搭在红线上,尝试着探脉。

    脉象平稳,并无异常,老太医越探越觉得不对劲,眉头就皱的越紧了。

    他甚至有些怀疑他几十年的医术了:“皇,皇上,皇后娘娘的脉象有些古怪,老夫竟诊不出来,是否可以将红线撤掉,让老夫重新诊察看看?”

    若不是横竖都是死,老太医才不会冒死说出这种大不敬的话。

    好在沈清风一边焦急白凝雪,一边被冷绮露的哭声烦恼,一时半会也不打算追究,“少废话了,救人要紧,只要皇后今日醒了,朕就恕你无罪!”

    主子都下令了,做下人的怎么可能不听,沈清风话刚说完,纱帘就被宫女们从两旁拉开了,白凝雪手腕上的红线,也立刻被人撤掉了。

    老太医得了“免死令”,这才大起了胆子,大步地走上前去,将手探向白凝雪的手腕处。

    这回,他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有红线,没红线,他探脉的结果,竟然都一样。

    “皇,皇上,皇后娘娘并没有中毒,只是睡着了而已。”

    沈清风闻言,以为老太医在糊弄他,暴怒道:“胡说,她睡得那么沉,我们这么多人,这么吵,她都没醒,怎么可能只是睡着了?你是不是治不好她,又不想死,所以拿这种鬼话来欺君?”

    老太医吓得连忙跪地磕头,连声说着:“老臣不敢,老臣不敢啊!”

    冷绮露:“皇上您先别急,这老太医可能年纪大了,糊涂了,您别动气,要不再叫几个其他太医来看看?”

    沈清风对冷绮露的新鲜感还未消,对她百依百顺的,她说什么沈清风就同意什么:“好吧,我就先听琪贵人的,先放你一马,来人,去太医院把所有太医全都叫来!”

    老太医因为冷绮露的一句话捡回了一条命,他默默地退到一边,擦了把额头的冷汗,感激地看着冷绮露的背影。

    冷绮露看似在帮老太医说话,实则她也很好奇老太医说的。

    难道大哥送我的蜘蛛,真的是没有毒的?不可能啊,大哥从来不屑骗人的啊。

    还是说我的养育方法有问题?或是我的短银笛坏了?

    冷绮露越想越奇怪,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蜘蛛的毒没有被查出来,她还想适时地将桌布下藏着的那块瓷片给现出来,让沈清风发现,然后重重地惩治白凝雪,让白凝雪自食恶果呢。

    太医院的所有太医听说皇上龙颜大怒,全都是跑着过来的,他们跑的时候一刻都不敢停,来了以后每个人都是气喘吁吁的。

    但是奇怪的是,所有太医像是串通好了的一样,一轮探脉下来,所有人的回复都是:皇后娘娘只是睡着了。

    这回不光是沈清风了,就连冷绮露也懵了,难不成真的是我大哥送错蜘蛛了?我白养它了?

    既然所有太医都是相同的结论,那沈清风也不能强行砍了老太医了,而且他对白凝雪不是没有感情的,听见人没事,他也松了口气:“既然皇后无事,那你们就都退下吧,别妨碍皇后休息了。”

    “臣告退。”太医院的人浩浩荡荡地来,又浩浩荡荡地离开了,简直就像是个笑话一样的。

    没能让沈清风将白凝雪打入冷宫,这让冷绮露觉得计划还不够完美。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想,反正过不了几天,沈国的皇帝就要换人了,现在白凝雪进不进冷宫其实意义不大。

    这样想以后,冷绮露心中的不平稍微少了些,心情也稍微好了些。

    不过她还是想小心一些,防着点白凝雪这朵黑莲花,她怕她醒来后胡说八道,以沈清风对她的信任,难免不会相信。

    于是,她一边狗腿的给沈清风捶肩捏背,一边懂事地说:“陛下,您终日操劳国事,照顾姐姐这种小事,还是交给臣妾来做吧。”

    沈清风听着这话,感动都来不及呢,岂会怀疑,他正想吻她作为奖励,却被白凝雪的声音阻止了。

    “陛下!”

    见白凝雪醒了,沈清风立刻撒手,默默地与冷绮露拉开距离,略有些尴尬地对白凝雪说:“凝雪,朕的皇后。你终于醒了,你可知我有多担心你啊?”

    白凝雪可能是因为刚醒过来的缘故,闷闷的,一句话也不说,呆愣愣地看着沈清风和冷绮露。

    “凝雪,你怎么会突然之间就昏过去呢?是不是宫里的厨子手艺不好,你没胃口,不想吃东西?你看看你,瘦了好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