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4节

作品:《重生后皇宫成了我的练武场

    沈清风睁着眼睛说瞎话,白凝雪明明一直是这般模样,没胖也没瘦,他硬要说她瘦了许多。

    果不其然,他的这一段关心的话白凝雪根本不觉得感谢:“谢陛下关心,宫中的厨子手艺很好,我并未少吃。”

    “那皇后是为何会昏过去呢?”

    “回……”那个之前因为冷绮露的原因挨了白凝雪一巴掌的宫女见时机成熟,正想向皇上告状,是冷绮露用蜘蛛把皇后吓晕的。

    谁知话还没说完,两道灼热的视线就像□□一样地烧向她。

    一道视线是冷绮露的,另一道视线是白凝雪的。

    被这两个得罪不起的主子给警告了,这宫女再大胆,也不敢说话了,只能默默闭嘴。

    两道火热的视线对上后,冷绮露惊奇地发现,白凝雪仿佛有些娇羞。

    是我眼瞎了吗?还是癔症了?

    “回陛下,臣妾只不过是摔了一跤,可能磕到头了,没有发生任何其他的事情,您放心,您去操劳国事吧,我这边,让琪妹妹陪着我就好了。”

    这是白凝雪醒来后开口说的第一段话,她一开口,竟然不是向沈清风告状,也不是挽留沈清风,而是挽留冷绮露。

    什么?

    冷绮露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在梦里?

    这一切不会是在我的梦里吧?要不然我的毒蛛怎么会变成无毒的了?白凝雪怎么会变成无害的了?

    “这样也好,那你们小姐妹就互相照应,好好培养感情,以后我们就都是一家人了。”沈清风满意地说。

    冷绮露看着笑得特别温柔纯良的白凝雪,看着这不正常发展的事态,渐渐地缺少了底气,她看着渐渐离开的沈清风,在心中无声地呐喊着:喂!沈白狼!别走啊!看好你家的疯皇后啊!别把她放出来害人啊!

    但是沈清风怎么可能听得到她心中的呐喊呢,根本不可能听得到,根本指望不上。

    沈清风走后,冷绮露因为不知道白凝雪留下她的用意,所以只能接着装白凝雪那乖巧懂事的妹妹。

    她激动地走到白凝雪的床边,眼眶含泪,大声说道:“姐姐您终于醒了,都怪妹妹,不该给姐姐看那稀奇玩意,害得姐姐晕了过去!姐姐您打我吧!”

    冷绮露说得非常诚恳,甚至拉过白凝雪的手放在自己脸庞,好方便她打她,然后她去向沈清风告黑状。

    可是,白凝雪接下来的动作让她大惊失色。

    白凝雪不但没有打她,反而还含情脉脉地抚摸着她的脸庞,像看着珍宝一样地看着她,对着她微笑:“妹妹这么乖,这么惹人怜爱,姐姐怎么可能舍得打妹妹呢!”

    冷绮露被她的言语举动惊得愣住了,鸡皮疙瘩起了一身,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反击。

    我的神啊,白凝雪这是什么新的招数啊?怀柔政策吗?

    白凝雪见冷绮露呆呆的,全身仿佛都在发抖,以为她在怕她,便将她拥入怀中,安慰她:“我没骗你,我不会打你的,你以后别叫我姐姐了,直接叫我凝雪吧,我也直接叫你琪儿,好吗?”

    冷绮露更加捉摸不透白凝雪在想什么,想做什么了。

    见她不回话,白凝雪立刻慌了,说话都带上了哭腔:“琪……琪儿,琪儿是不想让……我直接叫你名字吗?”

    “啊,我不是,我没有!”冷绮露怕白凝雪有啥坏心眼,条件反射,答了。

    这让她仿佛着了白凝雪的道。

    “那琪儿就是同意我直接唤你名字啦?琪儿,琪儿,真好!”白凝雪笑得阳光灿烂。

    冷绮露心中却是阴云密布:天啊,姓白的,你变脸要不要这么快的呀?我知道你厉害,你也不用这么急着展露自己的实力吧,太可怕了!这家伙到底是个啥?白凝雪不会被夺舍了吧?这根本不像她啊!

    **

    让冷绮露心慌的事情还不止这一件,她没想到这才是个开始,白凝雪醒了后,粘她粘到不行,让宫女帮她换完衣服,就要带着她去御花园赏花,放风筝,午饭又非得拉着她一起吃。

    冷绮露原以为白凝雪又憋着坏,又想下毒毒死她,谁知她这次竟然猜错了,白凝雪竟然先每道菜先尝一下,觉得好吃的,才会夹一点到她的碗里,让她吃吃看,白凝雪觉得不好吃的菜,根本到不了她的碗里,就会直接被白凝雪让人撤掉。

    这种情况,白凝雪怎么可能会下毒啊?冷绮露死都不会相信白凝雪会想和她同归于尽的。

    但是,这样奇怪的白凝雪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啊?

    第60章 奇怪的争宠

    冷绮露顶着她的两个大黑眼圈,偷偷地溜到了前世她身死前住过的冷宫。

    幸好此时并没有犯了错的妃子被罚住进来,她才能乐得悠哉。

    她也实在是没办法了,才会好好的软床不住,跑来睡硬的腰疼的石板床。

    她以为白凝雪是想到了什么新招,故意恶心她,让她受不了主动逃离。

    可事情好像和她想象的有点出入,白凝雪看着她的眼神,怎么越看越像前世她看着沈寒云和前世沈寒云看白凝雪的眼神了?

    白凝雪看着她的眼神,好像真的有爱?

    这怎么可能?

    白凝雪上一秒不还在红枣银耳羹里下毒,想要我死吗?怎么态度突然变得这么大?下一秒就爱上了?

    莫不是脑子有点毛病?

    主要是白凝雪对她实在太好了,好到她根本挑不出毛病来和沈清风告黑状。

    更可怕的是,白凝雪放着她那最豪华的皇后才能住的慈华宫不住,非要来和她一个新封的贵人挤一挤。

    每日,白凝雪都会缠着冷绮露,与她同吃同住。

    冷绮露实在受不了了,才会偷跑到冷宫来的。

    冷宫一如它的名字,阴森无比,她踏入冷宫后,仿佛踏入了阴曹地府,背后瞬间被一股凉意所笼罩。

    她看着缠满了蛛丝的房梁和房间,耳边仿佛传来了女人的痛苦□□。

    好在冷绮露前世在冷宫住的那段时间早已习惯,那几年的她,日日夜夜都能听到那凄苦的声音,她一开始还会害怕,总是寄希望于沈寒云,希望他有朝一日能良心发现,将她放出去。

    到后来,她发现,她早已被世界所抛弃,所以她再听到那渗人的声音,她反而觉得自己比起那声音的主人,也没好到哪里去。

    这是她重生后第一次回到冷宫,她突发奇想,她前世死后,怨声会不会留在这里?

    因为好奇,她大着胆子闭上了双眼,仔细地听着周围的声音。

    她仿佛听到了自己的声音,在对自己说:“你竟然活着?你既然活着为什么还要来这里?你应该复仇啊!你的重生是我给的,如果你不复仇,那我随时能把你揪回地狱去!”

    **

    “啊……”冷绮露从梦中惊醒,一身冷汗,发现自己正躺在满是灰尘的石板床上,白凝雪正趴在床边,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怎么了?怎么了琪儿?是做噩梦了吗?”白凝雪担忧地看着她,心疼地将她抱住,安慰她:“琪儿别怕,凝雪在这边陪你,这里没有坏人。”

    冷绮露被上辈子害死自己的女人紧紧抱着,心里很不是滋味,她可想趁着现在没人,直接拿出她的暗器匕首,直接让白凝雪归西。

    但是她又觉得让白凝雪就这样死了太便宜她了。

    总之,还是先离她远点再说吧,离得这么近,我觉得恶心。

    冷绮露心中这样想着,身体也有了相应的动作,她用手掌推开白凝雪,她力气比较大,这一用力推,直接将白凝雪推倒在地了。见她坐倒在地上,她不仅不起来去扶她,没感到抱歉,反而丝毫不想掩饰她厌恶她的样子。

    白凝雪惊讶于冷绮露突然之间对她的态度变化,很委屈地说:“琪儿,你是到了冷宫后被鬼上身了吗?我们之前相处的不是很好吗?”

    冷绮露冷着脸道:“谁鬼上身了?谁和你相处的很好了?这都是你一厢情愿罢了。我和你是敌人,我是来和你争皇后的,你懂不懂啊?我才不需要你对我好呢,我只需要皇上对我好就行了!所以,你离我远点!懂不懂!”

    白凝雪呆愣愣地看着冷绮露,眼中仿佛失去了光,冷绮露的话,对她来说仿佛晴天霹雳,让她瞬间心如死灰。

    看着那不顾形象直接坐在脏脏的地板上的人,看着她那仿佛痛不欲生的样子,冷绮露心中生出了一丝快意。

    看,她冷绮露,不是比不过白凝雪,不会一直输给白凝雪的!

    冷绮露将白凝雪当做空气,自顾自的从硬硬的石板床上起来,拍了拍身上粘上的灰尘,潇洒离去。

    走到门口时,白凝雪突然撕心裂肺地大喊道:“琪儿,我不会放弃你的!”

    冷绮露顿住脚步,回头回道:“随便你!”

    **

    冷绮露走在回自己宫殿的路上,边走边走神,她现在迫切地想见她大哥或三哥,只因为她想证实一下她的猜测。

    她猜测,她大哥送她的毒蛛,确实是有毒的,不过不是那种要人命的剧毒,而是类似于南疆人擅用的情蛊之毒。

    所以她大哥才会让她终日以血喂食它。

    不过,这些想法虽然有理有据,但总归都是猜测,没有证据,根本上不了台面。

    冷绮露越想越头疼,干脆不去想,但是她刚回过神来,就和谁撞了个满怀。

    她刚要骂人,却见沈清风嬉皮笑脸地看着她,像是发生了什么好事,她赶紧把骂人的话给咽了下去,改为腼腆温柔的话:“皇上恕罪,臣妾无意撞到了陛下。”

    沈清风哈哈大笑了几下,“琪贵人胆子可真小啊,你这小身板的,就算撞到了朕,对于朕来说,也是不痛不痒的,朕又岂会为了这么一点小事而治你的罪呢。”

    冷绮露心道:我又不是不知道,我只是在客套。

    “陛下九五之尊,心胸宽厚,是臣妾与国家之大幸啊!”冷绮露适当地奉承,溜须拍马。

    “琪贵人这身上怎么会如此脏?是不小心摔了吗?”冷绮露穿着淡绿色的襦裙,身上粘的灰被沈清风看的清清楚楚。

    “妹妹在和姐姐玩捉迷藏呢,臣妾参见陛下,陛下万岁。”冷绮露刚想回话说自己不小心摔倒了,就被人抢去了话。

    抢话的人不出意料是白凝雪,她冷着脸向沈清风行礼,丝毫没有因为皇帝在而装的温柔一点,看样子还没从冷绮露刚给她的打击中清醒过来。

    “皇后请起,看你的气色,还是如此的苍白,这段时间不是琪贵人一直在照顾你吗?难道是她没照顾好你?要不要我换个人来照顾你?”

    沈清风的话让冷绮露和白凝雪两人心中都一慌,他们几人都不是无知儿童了,都知道沈清风话里有话,图谋不轨。

    之前白凝雪总将冷绮露圈在自己的宫殿里,有很大的原因就是为了让冷绮露碰不到沈清风,但是同一宫廷中,怎么可能碰不到呢。

    这不就碰到了吗?

    好在白凝雪能当上皇后,自然也不是吃素的,她深知现在绝对不能露出任何马脚,一定要自然,于是她笑靥如花,对着沈清风的态度柔和了下来:“陛下,您这可是冤枉妹妹了,她可是将臣妾当做亲姐姐一样在照顾的啊。”

    沈清风听得好奇,不禁问道:“哦,朕真的有些好奇了,她是怎么照顾你的啊?”

    白凝雪自然地将目光转移到了冷绮露脸上,说得像确有其事一样的:“她会把好吃的菜挑出来夹到我的碗里,补汤她会吹凉了给我,还会陪我做游戏,夜晚她怕我不舒服,总是等我睡着以后再睡。”

    冷绮露越听越觉得心虚,这些事情确实是确有其事,不过这些事都是这段时间白凝雪对她做的,而不是她对白凝雪做的。

    沈清风也越听越觉得不对劲,但他也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也就不去想那些事情了:“哟,想不到琪贵人这么会照顾人啊,好,既然皇后被照顾的这么好,那朕就放心了。”

    “没错,陛下终日操劳国事,是应该多添几位妃子来为陛下分担的,之前是臣妾错了,陛下纳妃,天经地义。”

    几日不见,之前极力阻碍他纳妃子的白凝雪突然转变了态度,这让沈清风又惊又喜,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如何接话了。

    思考了一下,沈清风觉得她是在欲擒故纵,其实她还是很介意他纳妃子的,还是需要他来安抚一下的:“皇后别怕,朕就算是纳了再多的妃子,也不会忘记我最爱的皇后的!只要皇后在位一天,那些妃子也终归是妃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