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5节

作品:《重生后皇宫成了我的练武场

    白凝雪微笑着谢道:“谢陛下!陛下,那琪妹妹我能带走了吗?我和她的捉迷藏游戏还没分出胜负呢。”

    “捉迷藏啊?朕也许多年没玩过了,正好朕下了早朝,奏折也不多,有点想玩,皇后,琪贵人,朕能加入吗?”

    冷绮露和白凝雪不约而同地对视了一眼,然后对着沈清风异口同声道:“陛下专心国事,难得有时间休息一下,理应多一点睡眠才是,而不是和我们在这边玩耍,又消耗掉一些多余的力气。”

    这话虽是在关心他,但沈清风总有一种自己被嫌弃了的感觉,他身为一国之君,怎么可以能产生这种感觉呢。

    他当然是不开心的啊,他可从没受过这种气啊,于是他今天还真就较真了,非要耍个赖。

    他咬着牙道:“没事,朕身体硬朗,不过是区区一会捉迷藏,怎么可能把朕累着,朕今天还真就不走了!”

    第61章 即将改朝换代

    冷绮露和白凝雪都没想到沈清风会生气,他毕竟是个狠人,虽然并不是名正言顺的帝王,但起码目前为止,没有人权利比他大。

    白凝雪:“既然陛下这样说了,那您就和我们一同玩耍吧,就当娱乐放松了。”

    沈清风一脸“早这么说不就没事了”的表情看着她们,虽然还有余怒,但在慢慢消去,被玩心所取代:“那我们谁来当鬼啊?”

    “我来吧,陛下是真龙之子,姐姐是貌美如花的仙子,怎么能当鬼呢,这鬼啊,还是由我来当的好。”冷绮露自告奋勇地说。

    这一顿马屁拍下来,沈清风的怒气基本上是消掉了,他笑得像个孩子,对白凝雪和冷绮露的称呼也不像平常那么正式了:“好,那凝雪,我们赶紧去躲着吧,琪儿你就先闭上眼,从一数到一百,不准偷看啊!”

    “好,那我开始数数了啊。一、二、三……”

    冷绮露应完声,立刻闭上了眼,开始数数了。

    她是习武之人,闭眼之后,听觉就变得更好了,她听着渐行渐远的脚步声,知道沈清风和白凝雪正在寻找可以藏匿自己的地方。

    数到一百后,她猛地睁开了眼睛,开始搜索那两人了。

    御花园里能躲的地方并不多,出了草丛花丛,假山缝里,就只有池塘里了。

    但是哪怕用脚指头想,那两个爱面子胜过一切的家伙,怎么可能躲到池塘里去。而且池塘也不是个能让人久躲的地方啊,一个不小心就会一命呜呼的。

    但是冷绮露不急着找到那两人,反正找到他们两个对她来说一点好处都没有,不但没好处,反而还会使她本人变得烦躁。

    于是她就在御花园里悠悠闲闲地晃着,晃了没几下,她又躲到凉亭里去喝茶吃糕点了。

    没过多久,一个看上去奇奇怪怪的宫人向她走来,手里拿着一盘如紫色珍珠一般又大又圆的葡萄。

    冷绮露觉得那人有些眼熟,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直到那人走近了,露出正脸了,冷绮露才将那人认出。

    来人竟然是她二哥。

    她又惊又喜,但又因为身旁还有沈清风的人在而不能与她二哥相认。

    她不能害了他。

    冷雁易自然也知道不能太高调,暴露了他的真实身份。更不能因此坏了计划,于是他一直装的一副恭恭敬敬的样子。

    他虽然看起来和其他宫人没什么不同,但冷绮露还是发现了端倪,她发现他在将手中的果盘放下时,故意转动了一圈果盘。

    看来他的来意没有送水果那么简单。

    冷绮露这么想着,注意力全放在了那果盘上了。

    果然她发现了,那又大又圆的葡萄上有字。

    沈寒云明日卯时进宫夺回皇位。

    那字收放有度,刚柔结合,一看就是她三哥写的。

    “琪贵人,这是渝州产的葡萄,您尝尝味道,合不合您的口?要是不和您的口,我就马上撤掉。”

    “好。”

    冷绮露一听这话,瞬间明白了话中的意思,这字肯定是用某种可食用的材料写上去的,无毒。

    她摘了一颗带字的葡萄,放进嘴里,是葡萄和糖浆的味道。

    “嗯,味道不错啊,放下吧。你做的不错,去领赏吧。”说完,又往嘴里放了一颗带字的葡萄。

    “谢贵人!”冷雁易听懂了她的一语两意,知道任务做完了,她让他回去报信了。

    冷绮露目送着二哥离开,不敢亲身去送,大战迫在眉睫,最后一天了,她一定要好好的在宫中当好她的内应,不能拖了大家的后腿。

    这样想着的她,不停地吃着带字的葡萄,从不吐皮,很快就把所有带字的葡萄吃完了。吃完了那些带字的葡萄后,她就再也不想去看那盘葡萄了,她就安静地发呆,想象着明天可能发生的逼宫大戏。

    “好你个琪贵人,我说我和皇后等了你这么久你怎么还没找到我们呢,原来是躲在这里独自快活啊。你这样可真有些不太厚道啊。”沈清风的声音突然在她耳边响起,沈清风跟随着他的声音也离冷绮露越来越近了,直到坐到她的旁边。

    白凝雪跟在沈清风身后,和他一同来了,见他坐在了冷绮露右手侧,她赶紧坐到冷绮露的左手侧。

    “陛下冤枉臣妾了,是陛下和姐姐太会玩捉迷藏了,臣妾找了好久连一个影子都没看到,臣妾体力不支,累到不行了,才会到这凉亭里面休息一会的,陛下您不信,可以问他们,他们都可以为我作证。”

    沈清风被她那认真解释的样子逗笑了,“哈哈哈,琪贵人武功不错,胆子却一如既往的小啊,朕只是吓唬吓唬你的,瞧你这害怕的样子。”

    冷绮露看着他那得意的样子,心道:你就得意吧,等到明天,你就再也没有机会得意了!

    在他们两谈话的时候,白凝雪默默地扒了几颗葡萄的皮,如果沈清风不住的话,那她肯定就直接投喂冷绮露了,但碍于沈清风在这里,她只能将剥好的果肉随意地放在果盘里,等冷绮露自己拿。

    但是冷绮露已经吃了十几个葡萄了,哪怕是拔了皮的,也不想再吃了。

    这就便宜了沈清风,他一边吃着美人给他剥好的葡萄,一边看着美人,既饱了口福又饱了眼福。

    只不过被白凝雪在心中诅咒了一番罢了。

    沈清风作为被诅咒的人,丝毫没受到诅咒的影响,甚至还温柔地问诅咒她的人:“今晚朕难得有空,凝雪,要不要我今晚去你的慈华宫陪你?”

    “好啊,陛下好久没尝尝臣妾的手艺了吧,臣妾今晚亲自下厨。”白凝雪仍是脸上笑眯眯,心里骂不停。要不是怕他万一要去琪儿的宫殿里,她才不会答应让他去她的慈华宫呢。

    去她那里和去琪儿那里,自然是去我那里好一点。

    冷绮露在心中拍手叫好,这都不需要她想办法,用计谋,这狗家伙沈清风就自己跑去白凝雪那边了。

    那明日卯时,城门大开,岂不是轻而易举!

    真是天助我也!

    **

    夜晚,冷绮露一点睡意也没有,她将侍候她的宫女都打发出房间了,独自一人等待着明日卯时的到来,很激动,很兴奋,很迫不及待。

    上一世,她陪着沈寒云逼宫沈老头的时候,也是一样的心情,也是这么兴奋,这么激动,甚至还有一些对未来的憧憬,因为沈寒云说过,等到他登上皇位,她就是皇后。

    可是她上辈子到死也没等到沈寒云许诺给她的皇后之位。

    这辈子,她虽然收到了“云霄”那么大的一份礼物,但是皇后的位置,那前世她没有得到的东西,她心中还是有些忐忑,她害怕有些事会再次重演。

    时间慢慢流逝,窗外的天空慢慢泛出白色。

    “珠儿,现在是什么时辰了?”冷绮露问了一声守在门外的宫女。

    “回主子,现在是寅时末,快要到卯时了。”

    冷绮露穿上披肩,走出房间,用猎鹰一般犀利的眼神看着沈清风分来侍候她的人:“珠儿,你侍候我才几天,觉得我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啊?”

    十三四岁大的宫女听到她的话后以为自己哪里做错了,惊到直接跪下求饶了,“主子饶命,主子是一个极好的人,是奴才见过的最好的主子!”

    “快起来,莫不是我吓着你了?你这一听就是在溜须拍马,我要听的是实话。”

    冷绮露边说边放柔了表情,还将珠儿扶了起来,等待着她的回答。

    “主子,奴才说的就是实话,您是奴才见过的最没有架子,对奴才们最好的主子了。”

    “你们也都这么认为吗?”冷绮露又问像其他宫人。

    有个聪明的老宫人像是听懂了她的话里有话,说道:“我们都是那么想的,主子您想做什么就去做吧,我们没有选择主子的权利,从来都是陛下分给谁我们就侍候谁,但是我们心中以向您投诚,希望能一辈子侍候您!”

    冷绮露欣慰地笑道:“不错,还是有聪明人的嘛。”

    顿了下,她又说:“我即将去做一件很危险的事情,需要有几个人协助我,有人愿意吗?如果成功,未来我必有重谢!”

    “云霄”中人假扮的宫人只有两人,且都是男子,走到宫门口,必定让人生疑,总是要加两个掌灯的宫女的。

    所以,冷绮露急需策反这群沈清风分给她的宫女,好让她的计划天衣无缝。

    现在,冷绮露急需有宫女向她投诚,哪怕只有一两个,剩下的她就全都绑起来,不让人捣乱就行了。

    “奴婢愿为主子效忠!”冷绮露被惊讶了,她以为愿意效忠的人只会有一两个,其余人可能都不愿意,没想到一大片的宫女都跪下效忠了。

    “好,那就,你你,还有你你吧。”冷绮露根本来不及感动,直接挑了四个年纪相对来说稍微大些的宫女就走了。

    **

    走到宫门口,不出意外的,冷绮露被禁卫军拦住了。

    好在她准备充分,又有演戏的天赋,她拿出一个锦囊,里面全是值钱的首饰,要是当了,能换不少银子。

    她眼含热泪,恳求道:“这位小哥,我母亲病危,我急着去看她,明日就回,你能不能行个方便,让我出一下城。”

    守卫将锦囊还给了冷绮露,不敢收:“娘娘,这是掉脑袋的事啊,我们可不敢随意开宫门。”

    “你信不信,如果你不开宫门,你现在就会掉脑袋?”冷绮露再次目光如炬,下一秒直接对那守宫门的侍卫动起手来了。

    “快,闲着的人,赶快去开宫门!”

    守卫分散去打“云霄”假扮的两个公公和冷绮露了,没了人守门,城门竟然很轻易地就被打开了,门的另一边,沈寒云面带笑意,身后跟着几百个人,出现在了冷绮露面前。

    第62章 改朝换代

    沈寒云一袭红衣,身披铠甲,显得英姿飒爽,他一眼就在人群中看到了冷绮露,即使她穿着黑色的披风,整个人仿佛融在黑夜里的一样。

    他迫不及待地用轻功飞到冷绮露身边,重重地将那些与冷绮露対招的侍卫打趴下了。

    “绮露,你没事吧?委屈你了,沈清风那狗贼没对你做什么吧?”沈寒云搂着冷绮露的腰,担心地看着她。

    “那当然,我是谁,我可是冷绮露啊,要是他敢对我做什么,那现在根本用不到你们去找他,他已经没命了。”

    沈寒云的大手温柔地抚摸着她的头:“我们家冷皇后真棒!”

    冷绮露自认为脸皮不薄,却被他的这一句称赞夸到脸红了。

    他们刚见面,还来不及温存一下,就被冷雁易打断了:“咳咳,你们小两口就别秀恩爱啦,办正事啊!小妹,那沈清风人在哪里?”

    冷绮露立刻避嫌似的推开沈寒云,回答她哥的问题:“在慈华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