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6节

作品:《重生后皇宫成了我的练武场

    “这偌大的皇宫,我怎么知道慈华宫在哪啊?”

    “哦,我带你们去。”

    冷绮露刚要带路,就被沈寒云给拉住了,她转身疑惑地看着他。

    沈寒云霸道地说:“你走我后面去。”

    冷绮露明白他的用意,他是怕刀剑无眼,伤了她。于是乖乖听话,躲到了沈寒云身后。

    沈寒云没有立刻带人走,而是看着冷秋宁说:“三哥,我们按计划来,你带着一半的人去救被困在皇宫的仁帝和其他皇子吧。”

    “好。”说完,冷秋宁带着一半的人走了。

    冷绮露心道:沈寒云这家伙,喊我哥叫哥,真是越来越不客气了。关键是我的好哥哥啊,你怎么他叫你什么你都回啊!

    “想什么呢?走了,跟紧我!”沈寒云的温柔又充满磁性的声音,将冷绮露叫醒。

    冷绮露赶紧默默跟上。

    **

    冷绮露刚出自己屋子的时候,天才刚刚亮,现在她见到了沈寒云,和沈寒云一同来到慈华宫时,天已经完全亮了。

    他们身为领头人物,是被簇拥着来到慈华宫的,待到沈寒云和冷绮露到,他们的人已经押着只着单衣的沈清风和白凝雪从内殿中走出来了。

    “反了你们了,我是皇帝,你们竟然敢抓我!找死!我要把你们扔油锅里,执烹刑!”沈清风即使被抓住了,也不肯屈服,口中仍在骂骂咧咧的。

    而白凝雪却安安静静地看着冷绮露,面无表情,让人猜不到她在想什么。

    沈清风的谩骂一直没有停止,只不过他一会骂宫人,一会骂沈寒云,当他看到昨日还在与他嘻乐的冷绮露后,他目露凶光,用尽全力想挣脱束缚,拉冷绮露一起入地狱。

    还好他差了一点,还是被两个大汉扣住了,被迫跪在沈寒云和冷绮露面前,只能逞口舌之快:“原来如此,你个贱女人,原来是他派来的,亏我还待你那么好!你真是白眼狼,心如蛇蝎……”

    沈寒云的大手突然覆在了冷绮露的双耳上,不让她听到沈清风的那些污言秽语。

    而沈清风身旁一同被缚住的白凝雪更是了不得,她虽双手不能动,双腿却还是自由的。她听不得沈清风骂冷绮露,竟然直接一脚扫过去,沈清风一心骂人,没有防备,又没有双手可挡面,后面的侍卫又只管抓他,不管救他,他直接摔了个脸朝地。

    “你!你!你……”沈清风难堪地从地上爬起来,指着白凝雪,气到说不出话来了。

    “你们都去死吧!”说完,他就要冲向白凝雪,将他受的那一脚,加倍还回去,可惜,他还没靠近,救又被抓起来了,继续跪地。

    “哼,你们别得意,你们今天胆敢动我一根毫毛,明年的今日,就等着给陈沐风收尸吧!”沈清风仍无可救药的自信,还不肯投降。

    沈寒云冷哼一声,没有回话,静静地等着什么。

    沈清风见他根本没有反应,有些失望,但不能自乱阵脚,于是接着骂,骂天骂地,骂他目中所见的一切,骂的最多的还是他身边和她一样被困住的白凝雪。

    半个时辰后,沈寒云的另一队人马回来了,带着仿佛苍老了十多岁的沈仁帝和几个气度不凡的年轻人。

    冷秋宁在左侧,另一个长得很华贵的女子在右侧,他们一同掺扶着年迈的沈仁帝。

    那女子长得只比沈寒云矮一个头,在女子中算是很高的,生的一双寒眸,不笑的时候可以冻人心肺,给人一种难以接近的感觉。

    她是仁帝唯一的公主,沈寒云的二姐,沈明月。

    冷绮露前世见过她,不熟,她们唯一的交集是在前世沈寒云谋反成功,要流放她时。

    其他人冷绮露也并不多熟,都是在前世见过一面的。

    那个男生女相,长得最狐媚的那个,肯定是沈寒云的大哥,沈昊晨了。

    而那个长得斯斯文文,坐在轮椅上,被人推来的,肯定是沈寒云的四弟,沈繁星了。

    “寒儿!”沈仁帝再次以自由身重见天日,见到沈寒云,感慨万千,竟然直接热泪盈眶了。

    仁帝喊了一声寒儿,便只顾着哭,说不出话来了。

    不多时,沈昊晨又开口了,对着沈寒云就是一通感恩戴德:“三弟,这次多亏你啊,要不然父皇和我们还不知道要被关到何年何月呢!”

    深知背后那些事的冷绮露看着对沈昊晨的恭维话很受用的沈寒云,忍不住憋笑,心想:好你个沈寒云,脸皮真厚,上一世谋反的是谁啊?

    沈昊晨一副长兄如父的姿态,夸完沈寒云又开始教育犯了错的沈清风:“五弟啊,你这次真是犯糊涂啊,怎能对亲人这样呢?简直猪狗不如!”

    沈清风破罐子破摔,大吼道:“你是长子,你当过太子,怎么会懂我们这种五子的感受,要怪就怪这江山,这皇位只有一个吧!”

    “唉,你啊你……”听他诡辩,死到临头了还不肯认错求饶,沈昊晨没有办法了,只好放弃他。

    “我什么我?想让我认错,绝无可能,我宁愿死也不会认错的,因为我没有错!对了,我手里还有救命稻草呢!沈寒云,沈寒云你听着,你要是想救陈沐风的命,救把我放了,让我安全出城,待我出城后,我定会派人将解毒的方子送入你手中!”

    沈清风的这一番话又将沈寒云逗笑了,而且不光是沈寒云一人笑了,冷秋宁和冷雁易也笑了。

    沈寒云:“放开他。”

    抓着沈清风的两个大汉立马松开了他的手,但仍警觉地盯着他,仿佛他只要一有什么反抗的举动,他们就会重新将他制服。

    冷秋宁与沈寒云对视了一下,仿佛明白了他眼神中的意思,他立即走到沈清风身前,从衣袖中取出一叠信纸,递给了他,用强硬的语气命令他:“看看。”

    沈清风不肯接,不肯听话。

    冷秋宁也不怒,只是冷笑了一下,伸出右手,不知掷出了什么东西,某个宫人手中提着的灯笼竟然断了线,落在了地上。

    “看不看?”冷秋宁微笑道。

    沈清风看着他那微笑,心里瘆得慌,这回真的有些怕了,不敢再造次,乖乖地接过了冷秋宁递给他的那一叠信纸。

    信纸上的那些工整的字,他越看越心慌,这不是一封信,而是一副解毒的方子,很不幸的是,这方子他很熟,这就是解陈沐风身上毒的药方。

    他手中的解毒药方瞬间变得非常烫手了,他一时竟然忘记了如何去掩藏他的表情,那叠药方被他重重地丢在了地上,他的表情,仿佛在对自己说,我完了,天塌了,我连救命稻草也没了!

    “如何?要不要我让你活到明年的今日,让你看看是你先死还是陈沐风先死啊?”沈寒云见他一副丧家之犬的样子,心中大喜,但还是没忍住继续在他心上插几刀。

    沈清风听着他阴阳怪气的话,很想反驳,却根本没有话反驳。

    他现在是生还是死,全凭沈寒云一句话。

    但是他刚才还死活不肯认错,现在突然认错,按照沈寒云那宁可错杀一万,不可放过一个的性格,肯定是不会放过他的。

    如果是今日之前,他还能寄希望于白凝雪,可今日的白凝雪太叫他失望了,她既没留住沈寒云的心,也没留住自己的心,竟然吃里扒外,帮着沈寒云来打他。

    他最讨厌这种任人宰割的感觉,干脆闭上了眼,把自己想象为一个死人。

    就在他以为他死定了的时候,沈仁帝发话了:“我,沈国现任国君,今日是朕最后一日为国君,而我下达的最后一纸圣旨,便是将朕的逆子沈清风发配北疆,终生不得回皇城,如他敢踏出北疆一步,可就地斩杀!”

    这看似残忍的圣旨,实则却是沈仁帝的一片苦心,是他作为沈清风父亲的最后一点仁慈。

    “另外,朕累了,明日起入国寺吃斋念佛,朕的三皇子沈寒云救驾有功,从明日起,朕将退位,将皇位传于三皇子沈寒云!”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这一道圣旨,哪怕是口谕,也是这么多人看见的,君无戏言,所有人都跪下了,跪拜旧帝新帝。

    第63章 生日将至

    前几日那激动人心的场景仍历历在目,叫冷绮露久久难忘。那日,沈寒云名正言顺的当上了新帝,所有人都俯首称臣,而她站在沈寒云身边,被沈寒云拉着,他不让她跪下,仿佛在用实际行动告诉她,你不用跪,这大好江山,是你与我共有的。

    旧帝的最后一道圣旨救了沈清风一命,他不用死了。

    但被发配到北疆,永世不得出北疆,也是不小的惩罚了,至少他没机会再反抗了。

    而白凝雪,旧帝没有给她什么惩罚,沈寒云却下了诏书,要砍她的头。

    要是放在以前,冷绮露绝对拍手叫好,但是自从她问了她三哥,证实了白凝雪确实是因为中了毒蛛的毒,才错爱上她的,她心中就生出了一个怪招。

    她想,死多便宜白凝雪啊,让她生不如死才是最棒的!

    于是,她问了她三哥,得知了要想解这种毒蛛的毒,必须先找到这种稀少的毒蛛,还要确定那只是雄蛛才行。

    不仅如此,还要照着冷绮露的养育方法,一天三顿以自己的血喂之,养育毒蛛的时间不能少于冷绮露养育的时间。

    然后再让白凝雪养出的毒蛛咬她自己一口,才能解毒。

    过程之麻烦,堪称奇迹。

    所以,冷绮露破天荒的帮白凝雪向沈寒云求情,让白凝雪去北疆陪沈清风,让他们恩恩爱爱的,做一对北疆鸳鸯。

    沈寒云说要杀白凝雪很大原因本就是为了给冷绮露出气,让她开心,他自身对白凝雪的态度,早已变得可杀可不杀了。

    既然冷绮露想要这样惩罚她,那他就成全冷绮露,他现在只想让绮露开心,别无他求。

    **

    沈寒云这几天忙得根本看不见人影,先是新帝的登基大典,他身为主角,怎能不出席,而冷绮露身为他认准的皇后,怎么可能不跟随。

    沈寒云成王后,旧帝立刻就封了大皇子和四皇子为晨王和凡王,大皇子身体健朗,旧帝就赐他王府于南疆了,而四皇子体弱,且与沈寒云关系并不差,就被留在皇城中赐王府了。

    沈寒云送别完大哥,为四弟安排完王府,就立即送走了冷绮露的两位哥哥,冷家群龙无首多日,马上就是他们母亲的忌日了,他们不能再等了。

    冷绮露既想和哥哥们一起回家祭拜母亲,又担心沈寒云一个人会累坏身体。

    好在她的哥哥们看出了她心中的纠结,纷纷安慰她:“小妹,你就别回去了,今年连父亲和大哥都不在家,你就算不回去,也没什么的,母亲的忌日,有我们呢!”

    “这……”冷绮露还是很为难。

    “唉,我们都这么说了,你还怕什么,天塌下来有你两个哥哥顶着呢,就这么说定啦,你多休息几天,等妹夫忙完了,再带着他一起回家吧。”冷雁易一边拍着冷绮露的肩膀一边慈祥地说着。

    冷绮露感觉自己被自家哥哥调戏了,微微羞红了脸,娇嗔道:“哥,你在说什么呢?我和沈寒云还未成婚,你怎能随意称呼他未妹夫呢?”

    冷雁易一脸得逞的样子,笑得更加肆无忌惮了:“呵,我也没说那人是沈寒云啊,你自己要对号入座的啊,还不承认自己认定他了。”

    “走走走,二哥你赶紧回家去,怎么和市井大妈似的,这么多问题。”

    “哈哈哈哈……行行行,女大不中留了,见色忘哥咯!”

    **

    沈寒云和冷绮露一同送别了她的两位哥哥后,又亲眼看着流放的队伍被送出皇城。

    白凝雪被推上囚车时,一直偏着身子,头一直往回望着,像是知道自己以后再也看不到“琪儿”了一般留恋。

    看着所有与前世相似的情景重现,但是这次的情景,变化很大,所有情景都是前世的她最想看到的。

    白凝雪最终得到了这种结局,冷绮露前世的遗憾算是被填平了。

    **

    少了恨意的支撑,在这偌大的皇宫里,冷绮露竟然感觉很空虚。哪怕她现在住的是皇后才能住的宫殿,但给她的感觉,却和住在冷宫别无所差。

    她搞不懂,沈寒云的事情怎么那么多,天天都在处理奏折,明明老皇帝的儿子女儿们都已经安顿好了,明明罪皇子沈清风和他的同谋者白凝雪已经被流放了,为什么他还有那么多事情。

    “今天陛下还在御书房吗?”冷绮露在被宫女服侍着穿衣时,非常自然地问了一声。

    “回娘娘,陛下这几日一直在御书房处理政事,一直没出来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