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7节

作品:《重生后皇宫成了我的练武场

    “通知御书房,准备好陛下和我两人份的早点,送到御书房。”我倒要看看,沈寒云最近究竟还有什么能忙的。

    **

    冷绮露故意照着白凝雪的穿衣风格挑了一套白色的高腰襦裙,虽然白凝雪人被送走了,但沈寒云最近总不见人,其中原因,她除了往白凝雪那边想之外,没有别的人可以想到。

    天有些凉了,她披上了淡绿色的披肩,身后跟着一众宫女,往御书房走去。

    来到御书房前,她虽然没被拦住去路,但她眼尖,还是看到了有个瘦小的小公公,偷偷溜进了御书房。

    那个样子,就仿佛是去通风报信一样的。

    冷绮露看到了,心中更是疑惑,她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步子也越迈越吃力了。

    沈寒云到底在瞒我什么啊?他不是已经当上了至高无上的帝王了吗?所有东西不都是他的了吗?他还能有什么不满足的?还有什么是需要瞒我的呢?

    当她见到沈寒云时,沈寒云正在喝海鲜粥。

    他看到冷绮露,立刻迎了上去:“绮露,你怎么来了,还没吃早点吗?刚才有你的宫人送了些早点来,是不是你让人送来的?来,过来一起吃啊。”

    说完,他伸手过去,要去拉她坐下。

    冷绮露心中有气,不动声色地退后了一点,躲开了他的手,不让他碰。

    “怎么了呀?苦着一张脸,在皇宫里谁敢欺负你。”

    冷绮露表情淡漠地看着他,心道:欺负我的还能有谁,不就是你吗?把我带到宫里了就不管我了,我都快无聊死了。待在这里,还不如和我哥他们一起回家去呢。

    “皇上多想了,在这宫里哪有人敢欺负臣妾啊。臣妾只是因为娘亲的忌日快到了,有些想家罢了。”

    沈寒云当然不会信她的这些托词,如果只是因为母亲忌日,那她怎会拒绝让他碰触,而且言语态度,仿佛又变回之前他们刚得知对方重生身份时的样子了。

    沈寒云脑中已经想了很多原因了:“绮露,你与我不用这么拘礼,我们以“你我”相称吧,你不用非称我为皇上,也不用自称臣妾。”

    “好,这几天我思前想后,还是想回家一趟。”

    沈寒云敏锐地感觉到了不对劲,他皱起了眉,不悦地说:“为什么?我们之前不是说好了吗?而且前几日你哥哥回去的时候问过你,你当时明明是说过不想回去的啊,怎么会突然改变主意了呢?”

    “这有什么的,改变主意很正常啊,你的爱人都能从白凝雪改成我,那天底下还能有什么不可能的事情吗?”冷绮露满不在乎地说。

    她的话一点都不像没事的样子,反而给了沈寒云一种马上要出大事的感觉。

    听到“白凝雪”三个字,沈寒云才发现,冷绮露今天的穿着打扮,与白凝雪的穿衣风格异常的相似,简直就是照着白凝雪打扮的。

    沈寒云很想对她来一句“你不要无理取闹啊”,但是这一世他已经摸透了她的性情,吃软不吃硬。

    只能顺着她,不能逆着她!

    沈寒云再次试探着接近冷绮露,想把她圈在怀中,这一次冷绮露没来得及反应过来,被他牢牢地圈在了怀中。

    “这不一样啊,以前的那个沈寒云不是我,他瞎了眼关我什么事啊。”

    冷绮露试着挣脱怀抱,但是又不想动武,所以挣扎以失败告终了,但是这不代表她没办法说话:“哼,你这是狡辩,他叫沈寒云,难道你就不叫沈寒云了?”

    “他叫沈寒云,我叫沈狗子,沈寒云犯得错,绮露可不能记到沈狗子身上啊!”沈寒云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着。

    还好冷绮露很吃这一套,渐渐地放松了,没那么抵触沈寒云了。

    沈寒云察觉到了她的变化,赶紧乘胜追击:“你说好了要陪我的,而且你现在赶回家,也赶不上你娘明天的忌日了啊,倒不如让我给你过生日。”

    冷绮露冷哼了一声,终于将心中的郁闷心情抒发了出来:“哼,说得好听,让我陪你,你整日的让我见不着人,真的需要我陪你吗?”

    “需要的需要的,我当然需要你陪我了!你再等等,等你生日,我一定会送你一份大礼的!”

    冷绮露半信半疑地看着沈寒云,思考了片刻,最终还是决定再给他一次机会,看他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那好吧,那我再等等,你让我陪你,我搬到你的御书房里陪你,你不介意吧?”

    “啊,这有点……”

    沈寒云话还没说完便被冷绮露瞪回去了,他赶紧嬉笑着说:“不介意不介意,当然不介意!”

    笑话,我哪敢介意啊,再介意下去,皇后又要跑了!

    第64章 与你偕老

    自从冷绮露去御书房“捉奸”失败后,她就直接留在了御书房,双眼紧紧地盯着沈寒云,一有风吹草动,她就能知道了。

    但是事实与她想象的有些出入,她在御书房陪了沈寒云一天,这一天里,到过御书房的人,只有侍候的宫人和沈寒云的四弟沈繁星。

    冷绮露一边给沈寒云研墨,一边在心里想着:看来,真的是我多想了,是我错怪沈寒云了,他真就是因为新帝上任,有太多事情要处理了而已。

    这样想着的冷绮露,对沈寒云的态度又好了起来,最显而易见的是她的笑容变多了。

    尤其是想到她越来越近的生日,沈寒云说要送她一份大礼,一想到这个,她就乐不可支。

    **

    冷绮露生日当天,天公作美,天气晴朗,抬头仰望天空,只能看见蓝天白云。

    气温也正合适,秋风送爽,太阳早已不像夏日那般炎热了。

    冷绮露从睡梦中醒来,发现自己竟然回到了自己的宫殿,这让她感到匪夷所思,她这几天明明是在御书房陪沈寒云的啊,昨天也是,直接在御书房住下了啊,现在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而且,她的宫殿被装饰的充满了喜气,大红喜字贴满墙和门,她都有些认不出来自己的宫殿了。

    见冷绮露醒了,有几个宫女立即走上前来,其中有一个宫女双手捧着一个红木的方盘,盘中有一套大红喜服,另一个宫女的方盘中则是放着凤头钗等头饰。

    “娘娘,您醒了啊?奴婢们这就为您更衣。”其余四个宫女手中没拿东西,她们专门负责给冷绮露穿衣打扮的。

    “你们这是?”冷绮露刚睡醒,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这些婢子微微笑道:“娘娘您真是睡糊涂了,今天可是您和陛下的大好日子啊,陛下今天可是会昭告天下,他册封您为皇后的。”

    冷绮露瞬间懂了,原来这就是沈寒云要送她的大礼啊。

    这份大礼真的太大了,是前世的她梦寐以求的,是今生的她一直想要得到的安全感。

    此时此刻,她终于相信了沈寒云,相信他变了,相信她冷绮露和他沈寒云会有未来可言了。她甚至有一种想赶紧见到沈寒云的冲动。

    宫女们为她更完衣后,又给她梳发描眉,好几双手在她的脸上捣鼓着,仿佛她们很赶时间。

    整理完妆容后,宫女们给她盖上了红色的上面绣着金色凤凰的盖头,然后小心翼翼地扶着她坐上了马车。

    马车慢悠悠地行驶了一段路后停了下来,冷绮露被一只大手扶着,下了马车。

    “沈寒云?”冷绮露不确定地问了一句,因为那只手的触感真的很像沈寒云的,一样宽厚的手掌,一样有茧子的手。

    “我在,别怕,你往前迈一下步子,不会摔的。”果然是沈寒云。

    听到沈寒云的声音,她立刻就安心了,仿佛忘记了自己是练武之人,一个轻功就能解决所有问题。她乖乖地向地面伸出左脚,再一个微微欠身,左脚就着地了,然后她顺势将右脚也收了。

    “真棒。”沈寒云夸小孩一样地鼓励她。

    冷绮露没有回话,红盖头下的脸上却染上了红晕。

    冷绮露被沈寒云牵着手,直行了一段路,然后沈寒云就开始在她耳边窃窃私语,让她抬脚和放脚,她又不傻,前世她见过一次沈寒云封后的样子,那是在大殿前,面对着文武百官,所以他们现在,肯定是在走阶梯。

    走完阶梯,他们就停下了,沈寒云转了个身,也把冷绮露转过身来,然后掀开了冷绮露的红盖头。

    放眼望去,一大片的,都是人,是身穿不同颜色朝服的官员,有些官员是她认识的。

    首先是陈沐风,和前世一样,他身穿紫色朝服,看样子沈寒云今生还是给了他左相的位置。

    剩下的,就是“云霄”中的一部分人了,他们的职位有高有低,有文有武。

    “众爱卿听令,从今日起,昭告天下,渝州冷氏,为朕冷皇后。今日朕将大赦四方,死刑一律赦免……”

    沈寒云慷慨激昂地说着话,生怕有人听不到似的,而冷绮露,在听到他那句“冷皇后”后,就再也听不进去任何别的声音了。

    皇后,我心心念念的皇后,我终于当上了皇后!

    想起了前世的经历,冷绮露突然有了一种想哭的感觉,这个皇后的位置,从某种角度来说,不是沈寒云赏赐给她的,而是她通过自己的努力得到的。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冷绮露已然记不清了,当她回过神来,她人已经在沈寒云的宫殿了。

    而且她是怎么回过神来的呢,是因为有人在脱她身上的喜服。而那个脱她衣服的人,正是今天封她为后的沈寒云。

    “你在做什么?”冷绮露虽然在问他,却并没有推开他。

    沈寒云见他没被推开,觉得那是冷绮露的一种默许,就厚着脸皮说:“我们既然已经成婚了,那我们行一下夫妻之实,应该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吧。”

    “等等,什么叫我们已经成婚了,我们敬天地了吗?”

    “敬了。”

    “敬父母了吗?”

    沈寒云委委屈屈地说:“那不是你我的父母都忙吗?更何况我又不是没有给他们发请帖,他们不来,我也不敢直接将他们绑来啊。我可不敢得罪大舅哥和岳父大人啊!”

    “那不就得了,我们都没给父母敬酒,算什么成婚了,这次不算,下次我们回渝州城重新办个婚礼。”

    冷绮露振振有词,沈寒云被她的话说得一时竟无法反驳,在脱衣服的手也上不去下不来了。

    最后,沈寒云还是败给了冷绮露,将放在一旁的被子扯开披在冷绮露身上,怕她着凉。

    然后他从自己的衣服里拿出了一本小册子,递给了冷绮露:“你说的有道理,对了,这是我这两天整理出来的册子,也是送给你的生日礼物,希望你会喜欢。”

    “这是什么?”冷绮露看着那不知道是啥的小册子问。

    她边问边翻看了起来,里面是几个女子的名字、画像、家住何方等明细,直接把冷绮露看生气了。

    “什么意思?你刚册封了我,就马上又要选妃了?”

    沈寒云吓得一激灵,连连摆手加解释:“没有没有,我哪敢啊,这不是你想要的吗,我前世的那些后宫佳丽,你难道没发现,她们多多少少都和白凝雪长得有些相似吗?我也不清楚她们谁前世有欺负过你,但是我说好要帮你报仇,就一定会的,你……唔……”

    沈寒云话还没说完,就被冷绮露用吻堵住了嘴,一个长吻过后,冷绮露娇媚地说:“我们的大婚之日,你竟然敢提到别人,真是胆大啊!”

    “不是你说的今天不算数吗?”沈寒云道。

    “那我现在说算呢?”冷绮露笑得眉眼弯弯,简直像只小狐狸。

    难得冷绮露松口了,沈寒云岂能放过,不上不是真男人啊喂!

    **

    一夜过后,冷绮露被迫被沈寒云塞进了回她娘家的豪华马车。

    “沈寒云,你要不要这么着急啊?昨夜我只是和你开玩笑的,我们可以等几天再回家的。”

    “我怎么能不着急,我四弟的身子骨那么差,让他帮我代理半月的朝事,多为难他呀,要是他因为这些事务折了寿,我这个做哥哥的,该多作孽啊!”沈寒云说得和真的一样,他活用着他的表情,声情并茂,仿佛真的在心疼沈繁星。

    冷绮露忍不住嗤笑一声,心道:我信你个鬼!

    沈寒云一眼就看出了她的心中所想,知道她不相信,便说:“真的,我之前一直在御书房处理政务,就是怕到时候给他添太多的烦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