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二章:泛滥成灾(H限4000字)

作品:《【H文1V1】缠绵不休_御宅屋

    第二十二章:泛滥成灾(h限4000字)

    “转过脸来!”墨云晔低声命令着。

    夜小小充耳不闻,只当自己现在毫无知觉,是个傀儡娃娃,但她的这点小伎俩,墨云晔完全不在意。

    “真不听话。”说着,男人用大手将小夜小小的脑袋扳正,迫使她正脸对着自己。

    夜小小左右摆了摆头,怨恨的瞪着他。

    因为过于气愤,那双眼睛很不一样:水汪汪,透着灵性。

    墨云晔暗暗吞咽着口水──夜小小连发怒的样子也这样特别。

    越想越心动,墨云晔情不自禁的低下头去,在夜小小的唇瓣上印下一吻。

    很轻,几乎是浅尝辄止,但却带了几分虔诚,墨云晔在祈祷,祈祷夜小小永远属于她,而且只属于他自己。

    这个吻,不带情色,只有满心的希冀。

    男人突如其来的温柔,让小夜小小呆了呆,她在对方的眼神中读出些什幺,但又有些飘忽,看不真切。

    夜小小此刻的心情十分复杂。

    尽管在他身边十几年,但她对墨云晔仍然不了解。

    就在她愣神工夫,墨云晔已经将手覆上了她一对白嫩的雪乳。

    夜小小的乳房,年轻而富有弹性,胸型浑圆饱满,象两只充气的圆球,滑腻得人,舍不得放手。

    似乎又大了些。墨云晔用手揉搓着,跟自己印象中的有些不同了,眼神一亮,喉结上下滑动。

    “你不要这样”夜小小脸色微红,费劲的扬起小手,但男人一把将她的手擒住,压制在她的头顶,目光火辣辣的盯着眼前的美景。

    “呃”夜小小发出短的惊喘。

    她痛恨墨云晔的下流,同时也痛恨自己的无力。

    “宝贝儿,叫声老公来求我吧,说不定我心情一好,就不欺负你了。”墨云晔厚颜无耻的说着。

    夜小小几乎气绝,目光中带了几把冰刀。

    “你不同意吗?那幺我”说着墨云晔高举起自己的魔爪,眼看着就要落在乳房上。

    “不不不要”夜小小怕得两只嫩乳,轻轻颤抖着,敏感的乳头,僵硬的犹如小石子。

    墨云晔的手,在距离对方胸口一厘米处停了下来。

    他上下弹动着手指,似乎在犹豫,要不要抓住小夜小小的胸部。

    夜小小艰难的吞咽着口水,情势逼人:男人的手又靠近了些许,眼看着就要

    “老公求你”夜小小一脸愁苦。

    墨云晔阴沉着脸,有些不高兴,冷声道:“你这是求人的态度吗?”

    “老公你别”夜小小几乎想将男人大卸八块,但脸上仍强作欢颜:露出了讨好的笑容,但过于牵强,看上去十分碍眼。

    墨云晔邪佞一笑,两对白玉的嫩乳,就在男人的眼前,墨云晔也没再多废话,直接伸手将它们罩住,轻轻的揉捏着。

    “呃”

    夜小小心中一阵屈辱,有些绝望的闭上眼睛:现在的状况已经不是她所能掌控得了。

    墨云晔揉搓了几把,舔了舔嘴角,低下头将脸埋在乳沟中:用下巴上的青色胡茬,蹭蹭这边,蹭蹭那边,在胸房上留下清淡的印痕。

    夜小小觉得乳房又痒又麻。

    “变态”她有些慌乱的叫骂着。

    “你不喜欢这样吗?”墨云晔故作迷惑地问,接着坏笑着,将小夜小小从床上扶了起来,她被摆成坐姿。

    夜小小微微皱了皱眉:不知道他接下来,要如何。

    整个坐起的过程中,小夜小小一对白如羊脂的浑圆乳房在她的胸前随着身体的轻微摇摆而左右晃动,上面两玫淡粉色的乳晕在一片雪白中更显突出。

    刚一坐好,墨云晔的嘴凑了过来,一口含住了小夜小小的乳头。

    “不要呜呜”夜小小啜泣般的叫喊着──墨云晔的嘴唇温热,口腔里濡湿着,奶头一被吸进去,半边身子都酥麻起来。

    墨云晔吸了两口,觉得这个姿势有些不方便,他低头有些辛苦。

    “你还是想躺着吗?我也觉得躺着操起来更舒服。”说着墨云晔抓着她的两只手腕,左右拉开,按在床上。

    被这幺压制着,夜小小的上半身动弹不得,但也许时间的关系,药效减弱,她觉得自己的力气恢复了些许。

    她想挣扎,虽然手动不了,那还有脚呢。

    蹬踢了几下,墨云晔并不把她的三角猫工夫放在眼中,还弄得自己十分狼狈,夜小小悲哀的几乎要背过气去。

    “你还真不消停,功夫都是我亲自教的,就连床上功夫也都是我一手调教出来的,你觉得你能反抗得了我。”墨云晔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满不在乎的讥笑她。

    夜小小被他羞辱得体无完肤,重重的喘了几口气,眼泪终于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墨云晔见她哭了,便闭了嘴,但并没有好心的放过她,他的两只手,在夜小小身上左右轻抚,便闭了嘴,从脖子到大腿,每一寸肌肤都细致的摸索。

    一会工夫儿,小夜小小的呼吸开始乱了节奏,酥胸上下起伏不休,两只嫩白的乳房,一挺一挺,又红又硬的奶头鼓得高高。

    夜小小只觉得浑身发烫,连私密的处水儿也流了许多。

    墨云晔的状态也好不到哪去,他想插入,想穿刺,但他现在需要忍耐:征服一个女人的身体,对于他来说并不陌生。

    现在他使了解数,就想让夜小小离不开他。

    “不要了”夜小小娇喘嘘嘘的道。

    墨云晔口中含着一颗乳头,一只手在小夜小小的乳房上捏握,另一只手抄到她下身,大手探入夜小小微微闭合的腿缝中,在阴蒂的尖端轻揉。

    一摸之下,才发觉她的蜜穴早已泛滥成灾,淫水多到不单流得大腿内侧全部濡湿,臀下也积了一滩黏液,看来这药真的有用。

    “呵呵,这幺敏感,我这才几个小时没碰你,你就这幺想了。”墨云晔说着,只见夜小小眼皮微抖,连闭目上的睫毛都轻颤着。

    “害羞什幺!”墨云晔继续调笑着。

    夜小小咬着嘴角,致密的呼吸声,听起来十分诱人。

    墨云晔沿着夜小小的小腹一路吻了下来,终于到了那片柔柔的芳草之地。

    夜小小意识到了什幺,拼命的想合拢双腿,但那一切都是徒劳,男人的魔爪将她的双腿轻轻一分,那片幼嫩密处便暴露出来。

    夜小小的小穴看上去十分可爱,墨云晔忍不住用手拨弄了几下。

    “别碰那儿呃啊”夜小小被他摸的十分不自在,轻启唇瓣却暴露更多的热情。

    “好,那我碰别地儿!”墨云晔说着缓缓地吻上了小夜小小的私处,于此同时,激得夜小小浑身颤栗。

    男人的舌尖在小阴唇里里外外轻拖慢扫,力舔重撩,时而叼着嫩肉吮吮啜啜,发出一连串‘渍渍’声,时而含着阴唇往外拉扯,再放口让它弹回原处,发出‘啪啪’的击响。

    反反复复地弄了片刻,夜小小的屁股便不自觉在床单上四周乱挪,嘴里哼哼唧唧的没个调子。

    她似乎想逃离,又似乎想亲近,总之浑身不对劲。

    墨云晔见她猛摇头似乎被快感折磨着:但下半身背叛了她的理智,早已浸淫在自己带给她的欢愉中,便乘胜追击,两手将她的小阴唇掰开,集中火力在那从阴毛中冒出头来的阴蒂上,又舔又吮,搞得它越勃越高。

    爱液越流越多,墨云晔几乎吃不过来,他觉得时候到了。

    男人直起上身,跪在夜小小的两腿间,脱去了身上最后一丝布料:那硕大的东西剑拔弩张跳出来的瞬间,小夜小小被吓了一跳,她本能的想要合拢双腿。

    “别怕!都吃过那幺多次了,乖一点儿,让老公我好好疼疼你”墨云晔说着,先用手指在她柔嫩的外阴唇上揉搓了几下。

    接着顺势将她的粉腿往上一抬搁置在肩膀处,挺着一根又粗又长又直的大肉棒,靠近小夜小小的穴口。

    热烘烘的龟头轻轻在她的下面上上下下的滑动游走,火热的温度和坚硬的触感,激得夜小小直发抖。

    她害怕地呓语道:“晔嗯啊别”

    即使是这种时刻,夜小小内心深处,也并不想向男人和自己的欲望低头。

    墨云晔没说什幺,直接将身子俯的更低,鸡巴前端的龟头,浅浅的陷入到嫩肉里,有半个龟头没入穴口。

    男人的阴茎太长太粗,如果猛进而入,一定令小夜小小不舒服,所以每次和她做的的时候,他都要花上好长时间做前戏取悦她。

    墨云晔慢慢挺动着劲腰,似乎进去了一点点;他又立即拔了出来,并没有着急地推入。

    而是反复地做着这个动作,每次进来的时候稍微加深那幺一点距离,所以尽管墨云晔的东西十分硕大,毕竟两人做了那幺多次,夜小小并没有明显的排斥和疼痛。

    相反,她心跳的好快,快的难以控制。

    墨云晔额头上的热汗滴落下来,随时有可能爆发,天知道他忍得多辛苦。

    突然墨云晔扶住小夜小小的腰肢,猛的往前一刺,很长的肉棒刺溜一下捅进对方的体内。

    夜小小全身肌肉都僵硬着,啊的大叫了一声。

    不疼是假的,但是更多的是惊吓:她本以为男人会慢慢来的,可没想到紧要关头,给自己来了这幺一下。

    伴随夜小小的呼喊,男人也发出低沉闷吼“嗯”

    墨云晔眉头紧锁,仰着头闭着眼,夜小小的肉穴,又热又紧。

    轻舒一口气,他的上身又重新趴回夜小小身上,有力的臀部,开始不受控制的上下耸动起来。

    只顶得小夜小小上唇咬着下唇哼哼了两声。

    但也只有这幺两声,她似乎在刻意隐忍着,不再发出呻吟。

    墨云晔见小丫头竟然这幺倔强,先用轻抽慢送,一下一下的推送着,就这样抽了百十来下,夜小小湿的更加明显。

    黏旎的液体顺着两人的结合出泌出,打湿了他们纠缠结合在一起的黑色毛发,濡湿一片。

    “呃啊嗯啊”小夜小小无意识的哼唧着,似春药般,令男人难以自持。

    墨云晔终于放开手脚,开始狂抽猛送起来,次次到底,回回尽根,而且每次进和出的距离都拉得很大,只留半个龟头在里面,而后又是长尺度的戳刺。

    夜小小的星目半眯着,双眼几乎没什幺焦距。

    但嘴里仍胡乱的呻吟着:“我晔不行不行了嗯啊别弄别弄我了”

    墨云晔听了她的话,内心的欲火越发猛烈,他加大了力量,随之身体的起伏摇摆也跟着加剧。

    “弄不弄?弄不弄?给不给我弄?嗯?老公操的你舒不舒服?”

    每问一句,硬梆梆的肉棒猛力挺了进来,九浅一深的插弄着,粉嫩的肉穴被他粗大的紫红色肉棒抽抽插插带出些许嫩肉。

    夜小小被他操的呼吸困难,“嗯弄啊弄啊”

    墨云晔的兽性被她引逗出来,此刻只道冲击突击。

    “宝贝儿,说,是不是只给我弄。”说着墨云晔的硕大的坚硬刺溜一下,又钻进了小夜小小湿热的花穴。

    “呃啊呃坏了插坏了啊”夜小小下半身又热又痛又痒。

    穴肉软的几乎化出水来,死命的缠着墨云晔的大肉棒,紧紧的依附着挽留着。

    “啊”突然夜小小再也坚持不住了,在墨云晔再次用硬挺的粗大刺穿宫口时,发出一声的媚叫。

    上身猛的向上挺起,小腹也跟着痉挛,一股花液喷涌而出。

    墨云晔能感觉到小夜小小的激动,在她高潮的时候,很有技巧的向上一挺,用他的龟头紧紧顶住她的花心,静待那一注热流泄出,随之潮水退去,夜小小的也平静了下来。

    这时男人肉棒仍然硬得像根铁似,深深插在她那温暖穴中。

    坦白说,那波春水浇得墨云晔十分舒坦,但并不想跟着出精,他还想玩得更长。

    墨云晔没等小夜小小完全平复,便又开始了猛烈的攻击,他狠抽猛插,这一阵狂弄之下,刚刚被蹂躏过的花穴怎幺受得了男人这般粗鲁的抽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