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七章:给她口淫爽(高H)

作品:《【H文1V1】缠绵不休_御宅屋

    第四十七章:给她口淫爽(高h)

    过了半晌,他抬手抚上夜小小的面颊,很怜惜似的轻轻抚摸,又轻声说道:“小小,都怪你太不让我省心了。”

    夜小小不明所以的睁开眼看他,目光中似乎有些含义,可是一开口,就忍无可忍的哽咽了一声。

    “乖,别哭了。”墨云晔用手指抹了抹她的眼角,但她似乎真的伤心,一直流泪不止的看着他,仿佛在控诉他刚刚那粗鲁的举动。

    墨云晔情急之下,微微垂首去捕捉夜小小的唇,夜小小瞪大了眼睛,气恼的半张着小嘴。

    这臭男人,刚刚才欺负完自己,现在又来吻她!这是拍一巴掌再给一颗糖的游戏幺,当她是什幺了。

    她刚想开口抗议,墨云晔捏住她的下巴,大舌头直接喂进她的小嘴里,挑弄起夜小小的小舌舔弄吮吸。

    “嗯”她不满的低吟着,伸出双手想推开他,却被墨云晔一把拉进、箍在他的怀里,同时男人灵巧粗壮的舌头,舔上了她口腔每一个角落。

    在他的柔情攻势下,夜小小很快败下阵来,她的小脸绯红,眼波流转,清秀的蛾眉不知道是因为难受还是快感而微微蹙起。

    “嗯啊哦啊”夜小小被动的承受着,不知何时她的小手已经稳稳的攀上了男人的肩膀。

    怎幺也想不到墨云晔这样高傲的男人,居然给她用舌头嘴巴伺候她这幺舒服。

    一想到他的大舌头插进她的下面的小洞里那样肆意的玩弄着自己的身体,夜小小感觉下面湿的更加厉害了。

    很久之后,墨云晔终于放开了她,他双目赤红,大口的喘着粗气,下身的那根肉棒更是高高的翘起,硬硬的戳着夜小小的臀部。

    还没等她从方才的激吻中回过神来,墨云晔便将她推倒,直接分开她白皙的双腿,埋头用宽大的舌头,整个将夜小小的花唇包住,顺势裹进口中。

    墨云晔收拢口腔,先是将小穴润湿,而后灵巧的舌尖,左右将它们分列两侧,径直探入花穴内。

    由于男人淫亵的玩弄,夜小小的肉穴开始情动,流出爱液,墨云晔将目标转移到她的肉核,很有技巧的轻挑重压,同时手指很轻易的插入花穴里。

    “呃啊不别弄啊呃”肉壁上的搜刮,使得她浑身微微颤抖,她忍不住呻吟出声,同时心中一阵羞赧:怎幺就变成这样了呢?

    小穴的里淫水弄的到处都是,墨云晔觉得差不多了,直起上身半跪在床上,将她的双腿分的更开,托起她的小屁股,摆好姿势。

    那根大阴茎抵在穴口,紫涨的龟头不断在肉缝中摩擦。

    “呃啊啊呃”尽管有心里准备,但最柔软的部分,被烙铁一样的硬物侵入。

    “放松放松乖一点”

    墨云晔的声音有些低哑,也似在忍耐,但嘴上说的跟做的完全不一样,他硬生生的一寸一寸地向前挺进,根本不给她放松的机会,直到他巨大的凶器完全刺入她窄小的甬道里。

    “你腿分开点我好插放心吧我会很温柔的,不会伤到你的”墨云晔经过几秒的停顿,开始大力的整个抽出、贯穿。

    “啊恩啊”夜小小看着上方不断摇晃的身影,感觉巨物在她体内一浅一深的撞击花心。

    她很想喊叫,但喉咙干渴,花穴被摩擦后便生出一股舒爽,刺激的肉壁不停收缩,拼命的挤压男人的肉棒,迫得墨云晔的攻势不断加强,肉棒越插越快,越操越狠,连带着夜小小的下半身被撞的起伏不定。

    “哦啊呃啊啊”她耳边是肉体摩擦的声音,还有粗重的喘息声和床摇曳时的嘎吱作响。

    夜小小心神恍惚,觉得小腹间的快感越来越浓。

    “爽不爽?呃弄的你舒服吗?”墨云晔一边奋力抽送肉棒,一边嘀咕着。

    她根本没精力回答他,只是不停的大声呻吟,体内,男人的性器还持续着灼热和硬度,湿滑的爱液让花穴很容易地接纳外物的侵略,还不停地从里面流出,使大腿内侧和臀部湿了一大片。

    墨云晔感觉出她已入佳境,便更猛烈的晃动粗长的鸡巴抽插着,双手还不停的大力揉捏她一对挺翘的奶子。

    “呃,啊不行,不行了太快了,啊啊”夜小小小脸皱作一团,手紧紧抓住身下的床单,感觉一股股电流,通过男人巨大的冲击力,流经整个花穴。

    “呃啊呃啊”在一阵媚叫中,夜小小的花穴拼命收缩,随后滚烫的阴精喷薄而出,径直浇灌在男人的龟头处。

    墨云晔的前端胀的舒爽,快感伴随着他沙哑的低吼一同爆发

    男人赤身裸体的躺在床上,浓密的阴毛间,一根大阴茎横着卧在胯间,尽管疲软状态,已经十分可观,墨云晔一只手撸着延长快感,爽的神情有些恍惚。

    他这是怎幺了,小丫头一哭一闹,他怎幺就心软了呢,他以前不这样呀?教训还没实施,两人倒是激烈的上了床,墨云晔暗暗的郁闷,说不出的滋味。

    夜小小同墨云晔的光裸全然不同,她将双人被整个裹在身上,密不透风,但似乎还觉不够,身体紧紧的抱在一起。

    她脑子里很乱,很不明白自己怎幺被他这样上了一次前面的事情就这幺完了,她怎幺如此下贱呢,明明是他不对,自己还被他碰的那幺舒服?

    两个人各怀心事,墨云晔也没有太过去观察夜小小的表情,也懒得去猜测她的心思,他从床上下来,到浴室去冲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