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九章:她真是犯贱(一无所知的她)

作品:《【H文1V1】缠绵不休_御宅屋

    第七十九章:她真是犯贱(一无所知的她)

    后赶到的景书脸色苍白,瞥见莫离拖着一条受伤的腿正开着一艘小船准备逃跑,想也没想打烂了那艘小船,并没有直接要了他的命,让人把莫离抓了起来。

    被抓的莫离断着腿,并没有因为自己被抓住而惊慌失措,反而是认命般的躺在甲板上,对于自己身边被打断了的腿也没有什幺表情。

    雷狱雷渊两人被炸弹波及,分别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害,被人救了上来,紧急送往治疗。

    景书派人找了许久,始终没有找到任何一点儿关于墨云晔的痕迹,船上海里尸体无数,残肢四散,有莫离的人,也有他们自己的人。

    景书甚至悲观的让人提取尸体去验证dna对比,可是据莫离的交代,墨云晔待过的那个刑房早已经被炸得一干二净,连碎屑都在当时随着海水消失。

    发动了全部人马,整整三天的寻找打捞,连沉入海底的轮船残骸都被捞了上来,可是仍然没有墨云晔的消息。

    真正的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然而这一切,远在意大利的夜小小一无所知。

    墨父墨母是在墨云晔出事的晚上才得知这一切的,是景书实在找不到墨云晔的人,按照之前墨云晔的吩咐把这一切告诉他们。

    得知这一切的时候,墨父墨母始终不想相信自己一直引以为傲的大儿子就这幺没了,一直没有找到尸体,就一直没有对外宣布墨云晔出事的事情。

    然而,始终没有人把这件事情告诉夜小小。

    一方面,这是墨云晔的明确要求,他曾对景书说过,如果他出了什幺事情,永远不要告诉夜小小,把夜小小直接送走,永远不要再回到墨家,那幺她就只会当做是他对她厌倦了之后的放手,永远不会发现他已经不在的事实。

    另一方面,夜小小怀孕了,是在墨云晔出事之后的第二个星期发现的,是墨云晔的孩子。

    面对着夜小小,墨父墨母从小把她当做自己的亲生女儿来疼爱,虽然景书没说,他们也猜到墨云晔出事情和夜小小脱不了干系,但是女儿儿子,手心手背都是肉,墨父墨母也不会对夜小小怎幺样,况且那一切都是儿子自愿的,他们虽然心痛,只能尊重儿子的选择。

    并且此刻夜小小还怀了墨云晔唯一的血脉,怕孩子出事情,墨父墨母也就同意了墨云晔之前交代过景书的命令,把夜小小送到意大利,永远和墨家没有关系。

    墨云晔的位置,由他的双胞胎弟弟墨云萧替代,这是墨云晔出发去换夜览之前就已经做好的安排,从来没有人知道墨云晔还有个双胞胎弟弟,一抹一样的两人,就算有时候出现的是墨云萧,别人也以为是墨云晔本人,墨云萧代替墨云晔的位置,除了熟悉的自家人,根本没人能认出来。

    其实夜小小刚开始被突然送走的时候,发现自己脖子上一直窜着戴的戒指不见了,就知道是墨云晔拿走了,除了他还能有谁能那幺亲密的拿走她的东西。

    三哥一定会把她怀孕的消息告诉墨云晔的设定之后,在明知道她已经怀了他孩子的墨云晔依旧没有出现的时候。

    夜小小曾经想过是不是他出什幺事情了,他不是很希望她怀上他的孩子吗?为什幺已经半个月了,从来没有出现过!

    在江离云第二次来替她检查的时候,她第一次主动探听墨云晔的消息,她没有错过那一瞬间,三哥眼里一刹那的悲怆,向来天才医生的三哥扎了三次针才找对位置,反常的拒绝了她回墨家的要求。

    那一瞬间,夜小小不得不猜测着,是不是墨云晔真的出事了?所以才把她送走,所以才那幺久没有来看过她,没有来看看他最期待的孩子。

    意识到自己在不由自主的担心他,夜小小真的觉得自己很贱,明明被他强迫在身边的时候,恨不得离他远远的,每天都在想着怎幺样的逃离他。

    她该认为自己是厌恶甚至恨着他的,恨着他的无理由强占,恨着他毁了自己喜欢的男人,恨着他为什幺理直气壮的插手她人生中的一切。

    可是现在离开他了,她应该高兴的,她该庆祝的,可是为什幺她甚至会每天晚上想着他而不能入眠,为什幺每每度过一天,她就在心里委屈,委屈着都已经过去了那幺久了他怎幺还不来?

    他怎幺还不来看她?他怎幺可以不来!怎幺可以不来看看她呢?甚至看看他的孩子也好啊。

    越这幺想着,夜小小就越觉得自己贱,自己神经病。

    可是,那又有什幺办法呢?

    她不想这幺想的,可是她控制不住自己的思想,控制不住自己不去想他,想他为什幺说放就放,甚至不给她一个解释就把她送到这个陌生的国度。

    恨他为什幺要让自己记住他,为什幺明明知道自己被他流放了还是担忧着他!

    抱着这样自我唾弃的想法,夜小小在自我厌恶的纠结中度过了五个月,眨眼间,肚子已经吹皮球一般的鼓了起来。

    可是,整整五个月,墨云晔从始至终从未出现过。

    一开始,夜小小或许还抱着些幻想与希望,可是在漫长的等待与一次次失望中,每次迎来的人都只有江离云一个人,夜小小开始变得淡漠,已经开始学会了不再期待。

    不会期待,便不会失望。

    偶尔午夜梦回之时,夜小小会想起他们的第一次,被墨云晔强硬占有的时候,他在她耳边说过的那句话。

    他说:我要的,便不会再放手,若是真有一天放了,那幺便真是不要了。

    深夜的她泪流满面,吓坏了整晚守在她身边的阿姨,阿姨以为她身体怎幺了,手忙脚乱的拨打着江离云的号码,安排着检查。

    江离云赶来,检查了之后发现没事松了一口气,给她喝了一杯加料的牛奶之后睡了。

    看着她越补越憔悴的身体,无奈的叹了口气,她的肚子已经五个多月了,身体却不见好,他们更加不敢把老大的事情说出来,甚至怕夜览说漏嘴,都没让夜览来看过她。

    他不是没看见她经常发呆的样子,不是没看见她眼里的期待一次次落空。

    可是,有什幺办法,他能怎幺办?他上哪儿去给她把老大给找回来?

    ps:受不住了墨九先睡了,剩下的下不了笔了,表揍我,遁走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