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二章:原谅

作品:《【H文1V1】缠绵不休_御宅屋

    第五十一章:都知道我在操你(虐h:4500字)

    夜小小摇摇头,她觉得没什么,以前岛上的魔鬼训练,她都没觉得自己是个柔弱的女人过,但是最近,她总觉得身体不太对劲。

    总是觉得使不上劲儿来,不知道身体哪里出了问题,但是又不敢说出来,怕被认为自己的无用的人,然后被组织抛弃,她不想这样。

    “晔,我没事,休息一下就好。”夜小小有气无力的说道。

    墨云晔也明白他们岛上训练出来的人,不可能出现身体方面的毛病,而且每年都有固定的体检,她没检查出什么。

    虽然这么想着,但心里却有一丝不安,伸手探向夜小小的额头:不算太烫,也不是很凉,似乎很正常。

    “过几天,我带你去查查,你看你,最近是怎么了,身体消瘦了不少,抱在怀里,感觉没几两肉,如果有问题,及早治疗也好。”

    墨云晔说着他的计划,也稍稍放了心。

    夜小小抿了抿嘴,想说什么,又咽了回去:现在她很累,下面传来丝丝缕缕的痛楚,心中又充满伤感,现在她只想静一静。

    但她明白这是奢求,下一刻,她惊恐的看着男人的举动:墨云晔再一次将衬衫的扣子解开

    慢条斯理的除去上身的衣物,抬头便对上了一双惧怕的眼睛,他心下一动,很想出言安慰,可不管说什么,又觉得虚伪而无力。

    他要她,现在就要继续刚才未完的情事,这是不可置否的。

    自从与她参与情事之后,他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每一分每一秒,都想要她,恨不得将她融入自己的骨血里。

    特别是,他下个星期,要离开她一段时间,本来是打算带着她一起去的,但是看她总是精神不济的样子,去的地方又危险。

    算了,还是自己去吧,所以现在,他不想浪费一分一秒能够尽情的享用她的时间。

    墨云晔浑身燥热,低头吻住了夜小小的唇瓣,正如他所料,夜小小想要躲闪,可他并不想退让,伸手托住了夜小小的后脑勺。

    男人轻咬着夜小小粉红的朱唇,希望她能主动开启,可几下之后,那道诱人的沟壑愈发的绷直严密。

    “干什么?”墨云晔抬眼目光中含了冰茬:“你不想我亲你!”

    质疑的口吻让夜小小心生畏惧,唇瓣瞬间放松下来,男人伸出宽大舌头,试图探入口中时,夜小小不情愿的张开了小嘴。

    墨云晔的舌头粗大而灵巧,深入而缠绵,夜小小讨厌和他口齿相依,两只手抬起来放在他的肩上,但碍于男人的威胁,迟迟不敢用力推开他。

    墨云晔清楚她的心思,但掌控一切的优越感让他越发兴奋,将夜小小丁香小舌吮吸的啧啧声响。

    “嗯,呃”夜小小蹙起眉尖,男人的热情让她无法招架,只能被动的在他的鼻息下艰难喘息。

    墨云晔边接吻,边将手伸进夜小小刚刚胡乱穿好的衣服内,手指不客气的掐住她的乳头,肆意的揉搓起来。

    “嗯,唔唔呃”夜小小终于反抗了,她将头别向一旁,双手护在胸前,可怜兮兮的哀求道:“晔,我们刚刚那个过......现在能不能不,不要”

    墨云晔的手被她压在胸口不能动,也不生气,只是挑了挑眉道:“不要吗?那你按着我的手干嘛?得让我拿出来吧。

    那处又痛又麻,是不是破皮了?夜小小羞怯的想着:对于男人的孟浪,她毫无办法。

    墨云晔哪会理会她的驱赶,没一会,她的穴口便濡湿了一大片,见时机成熟,墨云晔利落的站起了身,潦草的在自己的阴茎上涂抹了几下,而后欺身向前,将夜小小从正面圈在椅子上,找准位置,缓缓的顶入。

    夜小小一听,赶忙放松了力道,墨云晔轻松的将大手收回,随即一把抓住了她的小下巴,将它强行扳正:“宝贝儿,真喜欢你这个样子。”

    “晔,我听话。”夜小小的思想有些麻木,都到这份上了,羞耻的自尊,只会让自己更加痛苦。

    夜小小心存幽怨,可她现在就是案板上的肉,墨云晔想要吃掉她,很轻松,所以在男人再次掀开她的衣襟时,她选择了沉默。

    墨云晔边说边解开腰带,看着夜小小慌乱的样子,有几分得意。

    墨云晔盯着她的眼睛,忽然微微一笑:“那好,我们继续。”

    墨云晔亲了好一会,心满意足才松开嘴边的两颗肉粒:油光水滑的粉红小奶头,圆润而饱胀,美好的形状和芬芳的肉感,让男人下腹灼热。

    夜小小眼看着墨云晔解开皮带,把紫黑色的巨物裸露出来,心口一紧,瑟瑟发抖的同时,试图将自己蜷缩起来,如果自己变小,甚至不见,那该多好呀。

    墨云晔大手一伸,扯住夜小小脚踝,轻轻用力,便将她白皙的双腿分开,而后半蹲下身子,将其抬起,将头埋了进去。

    “要听话,否则我会很生气。”墨云晔压低声音道,刚刚夜小小的反抗让他不高兴,这只是小小的惩罚。

    “啊疼,疼”夜小小心头一颤,往后缩了缩身子,用手指轻轻在唇肉上沾了沾,低头一看,并未见红。

    “我,我没有。”夜小小连忙解释,她怕墨云晔反悔,那么自己就达不到目的。

    夜小小知道他要干什么,所以下意识的抓住身旁椅子的扶手。

    ”

    话音刚落,便在她的樱唇上恶狠狠的咬了一口,血红的印子立刻显现出来。

    “怎么?疼点就受不了了?不喜欢我弄吗?”墨云晔微微喘息,脸膛染上了薄红:“你别忘了,你刚才说的话,如果你实在不想,我还真不愿意强迫你。”

    墨云晔狠狠瞪了她一眼,随即又附在她的胸前,对那两点吸咬起来,不一会小东西便胀大了一圈。

    墨云晔的脑袋贴在她的胸口,仔细的看了看那两颗粉色的小肉粒,用手轻轻拨弄着,而后伸出舌头,反复吮吸,偶尔用牙齿去咬坚挺起来的乳头。

    “嗯,啊”夜小小心大乱:“不,不要,走开。”

    “别,别,嗯啊弄了。”夜小小张口便是不成调的呻吟,这让她又羞又窘,下意识的推开男人的头。

    “疼,疼”夜小小明白他又惹到男人了,但这次怎么也不敢动手,只能无助的忍受着男人张狂的力道。

    可心里明白:肯定是伤到了。

    墨云晔手指灵活的在穴口滑动,而后在阴核处停留,有技巧的撩拨了片刻,小阴唇开始变的丰盈起来,肉核也饱胀硬挺。

    夜小小死命咬着下唇,小手紧紧攥成拳头,在男人淫亵的玩弄下,快感在胸口越聚越多,不知什么时候,身体微微颤抖起来。

    夜小小半闭着眼睛,方才男人虽然只是用手摸自己,但那感觉还是很快活,所以直到阴道口,被火热的巨棒撑开,侵入,她才反应过来:“呃”

    “别动,等会就好。”墨云晔见她面露痛苦和不耐,连忙出声安慰。

    “出去,我不喜欢。”夜小小浅浅的喘息着,她疼:那感觉很鲜明,又痛又胀。

    墨云晔虽然冷着脸,但浑身火热,他默不作声,依然很投入的体会着夜小小紧热肉壁包裹自己阴茎的快感。

    夜小小人小,在宽大皮椅的衬托下更显羸弱,此刻她深深窝在椅子里,逃也无处逃,躲也无处躲,只觉得男人那热腾腾的大肉棒,一点点挤进自己的身体里。

    “呜呜深,太深了,别再进去了。”夜小小觉得那东西都要插到自己的肚腹中了,现在这种体位比方才站立时,更能深入。

    墨云晔大口大口的喘气,片刻后,终于齐根没入,而此时再看夜小小,几乎是气若游丝,随时都可能昏厥。

    “好了,进去了。”墨云晔半眯着眼睛,静止不动。

    夜小小的小嫩穴,不自觉的蠕动着,在紧致中,越发得趣,就像一张小嘴会自动绞缠自己的巨物。

    “晔,哼呃”夜小小很难受,下体连着腹部一起胀痛。

    墨云晔稍微调整着姿势,他将手撑在夜小小的腿弯处,将她的私处大开着固定不动,而后便开始轻轻抽送。

    “呃哼”夜小小觉得自己要死了:墨云晔这一换姿势不要紧,她几乎是半倚半坐在皮椅上,胸口憋闷着喘不过气来。

    “晔不呃哼”她刚想出言恳求,可却迎来了一记猛烈的挺操,颀长的肉柱,带着惯性狠命的刺了进来,险些让夜小小断了气。

    墨云晔并未发现她的异样,快感集中在鸡巴上,使他剧烈的挺身,低头看着自己紫黑的肉棒,被粉红的小穴吞吐着,一圈圈透明的爱液,在交合处隐约可见

    在男人连续的操弄中,夜小小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只能被动的发出闷吭,觉察自己的无力和可悲后,她只能挺起胸脯,眩晕似的不住的作势要向后闭目仰去。

    “唔唔哼不哼”夜小小紧蹙眉尖,在颠簸中痛苦不堪,可尽管上半身不舒服,可私处仍很敏感:被摩擦出的爱液越发的充沛。

    “不哼嗯”夜小小很想表达自己的不适,可男人的动作太过凶猛,大开大合的蛮横抽插,将她那可怜的气息捣碎。

    夜小小在冰火两重天中,挣扎不休,眼泪不知不觉爬满了面颊,就连喘息中都带了哭音,而这终于让墨云晔注意到她的异样。

    “怎么了?”墨云晔静止在她体内,见她脸蛋通红,但神色痛苦,这不像是动情中的模样,似乎是受了委屈。

    “快点。”墨云晔不耐的催促着,见她动作很慢,便伸手将她抱了起来,放在那叠厚纸上。

    “晔”

    墨云晔将她的双腿分开,夜小小本能的抓住他的手臂,以防止自己跌倒,可男人却将她的小手扒开,让她反手抓住椅子的扶手。

    “不,不要,我怕。”夜小小觉得姿势很别扭。

    “别罗嗦。”墨云晔腿间的大家伙上下颤抖,龟头的马眼微微张开,隐约能看到里面清亮的水儿。

    夜小小硬着头皮按着他的意思办,心中忐忑不安,下一刻,墨云晔掐住了她的细腰,一鼓作气的顶了进来。

    “啊啊”夜小小发出长长的惊叫。

    “操,小声点,是不是想让所有人都知道我在操你,嗯。”墨云晔欲火中烧,脸色和脾气都不好。

    夜小小被骂的羞辱难当,可也只能默默无声的承受。

    墨云晔见她安静下来,便微微躬身,开始享受夜小小的嫩穴,每一下都干的结结实实,没一会,淫亵的水润声便充斥在耳边。

    夜小小的姿势将她的两只小奶子突挺向前,男人受不住诱惑,便叼住一只,开始大坑阡颐,这一刺激,令夜小小浑身一颤,几乎翻倒过去。

    “晔,唔唔哼嗯啊”夜小小半眯着眼睛,下体被操的又胀又麻,奶子又热又酥,全部的精神都被墨云晔高超的技巧所征服。

    墨云晔也觉出了夜小小的乖顺,小穴湿热的几乎将自己的肉棒融化,连穴肉都在有节律的紧缩挤压,看来不久便会泄身,想着,便越发的卖力,腰上使出灵活劲,肉体交合的响声,局促而猛烈

    一场性事结束,墨云晔抽身而出,便见白浊液体从夜小小的体内流出,顷刻便脏了那一大叠垫底的文件。

    夜小小此时脸色绯红,脑袋昏沉,浑身轻飘飘的,小手抓住扶手,本能的怕失去平衡,摔倒。

    墨云晔接了点水在毛巾上,沾湿后便来到夜小小身前,帮她清理身体。

    夜小小被毛巾的热度,激的打了个寒噤,下意识抬头去看男人在做什么,可由于姿势别扭,根本看不到。

    “怎么了?手麻了。”墨云晔此时才注意到夜小小的不适,赶忙将她抱起放在桌上,帮助她活动下手臂。

    “啊难受别动。”麻木的胳膊,被男人肆意的摇摆,那滋味很难说,但也很不好受。

    “没事,马上就好。”几下以后,夜小小皱在一起的小脸舒张开来,看来这招很有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