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醒于百年后

作者:数念

文案: 百年前,灵不微曾被誉为天下第一剑,她是最有希望羽化登仙的修士。 可她欺师灭祖,半步登仙之际,反身一步成魔。 直至一日,灵不微的道侣大义灭亲,抽了她的神骨,封了她的修为,将她深埋在九幽地狱。 道侣从此风光无限,成就坦荡仙途,位...

长生荼蘼

作者:海青拿天鹅

文案: 掌管天庭刑狱的天道宫日常:为修仙者降劫,拆散思凡仙人,追杀犯禁妖孽,清除入魔败类。 南海仙翁弟子半仙荼靡的日常:帮修仙者保命,帮思凡仙人私奔,帮无辜妖仙逃出生天,顺便赚钱买通神使,上天庭偷窥传说中靓绝三界的神君元光……可惜身边有个...

白月光怀了她的崽!

作者:容晚

文案 迟欢是合欢宫宫主,身边从来不缺美男,但她心里一直有个求而不得的白月光,那便是正派仙首承玉。 十年前她大功方成,看上了承玉首徒,于是独闯玄门,意欲夺人。 当时玄门万千弟子没能挡住她,结果承玉一招便将她击退于殿下。 那日天光艳艳,...

剑寻千山

作者:墨书白

文案: 花向晚东渡云莱时,师父告诉她, 因功法相合,为快速进阶,务必拐一位天剑宗的道君回西境。但必须记得,只能拐多情剑,不能找问心剑。 因为修问心剑的道君,虽强但蠢,不懂爱恨。 可偏偏来到云莱的第一眼,她看到的就是修问心剑的谢长寂。...

异种救济馆

作者:鱼不柒

文案 废败街道,猝然出现一家小店,门牌上的霓虹灯光滋滋啦啦通着电流,风铃声响起,迎来了第一位客人。 张牙舞爪的黑色字体刻在惨白的墙上: ——无人售货。 ——按下手印就能带走你的异种。 ①星际探索·死亡游戏场 【玩家×疯狂切片的...

我后台祖龙,粉我!

作者:厌梨

文案 华裳诞生于秦始皇的陵墓里,自有记忆起便被束缚在始皇帝身边。 在那里, 始皇帝教她理性坚韧,豁达开明。 刑具教她剥皮抽筋,五马分尸。 弓箭弩教她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围棋教她步步为营,谋定而后动。 兵马俑教她吟唱千百...

女娲的离婚日常

作者:夕小青

文案: 我叫幽霜,是个三百年道行的女娲传人,之所以会有三百年道行,原因就是我老公生不出孩子。 我老公名叫龙綦(qí),没错,他是一条龙,一条住在西湖里的龙。 我也不晓得自己当初是哪只眼睛瞎了,居然嫁给了一条龙,结果问题就来了,龙和蛇都是...

从御兽宗回来后

作者:揽月入眠

文案: 陆柠因为修真界的经历,回到现代后与动物沟通的能力并未消失。本来她只想安稳的生活,但因为金手指的存在,了解到城市流浪动物的不易,她不得不考虑做一番安排。 蓉市建了一个动物城,占地20公顷,城市里的流浪动物,统一送到这里。 根据蓉市...

请对魔法少女尊敬一点

作者:阮青鸽

文案: 木绵,一个社畜,凌晨下班路上突然被一只魔法世界的光球选中,成为魔法少女。 新手魔法少女木绵有些激动:“我可以瞬移回出租屋的床上吗?” 光球:“瞬移不行,但你可以旋转变身,拿着法杖飞回去。” 木绵看向四面八方的监控摄像头,陷入...

驱魔师

作者:青山星梦

文案: 六百年前,人魔封印破裂,无数魔物涌入人间。 魔王墨严魂魄飞散,杳无踪影。 作为驱魔师的沈清舟为了复活曾经的魔王,四处伏魔,寻找散落的魂魄。 再遇墨严,两人之间相隔的不仅是六百年的别离,亦有潜藏的恨意。 “我现在遭遇的一切...

女配和魔尊同归于尽后

作者:金枕头

文案: 浮山剑宗掌门宁清漓为了天下苍生,当了仙尊,又和魔尊楼焱同归于尽。 重生后,宁清漓成了宁小丫,父母双亡,被隔壁村的楼家人收养,还送了个指腹为婚的未婚夫楼二狗。 二狗前辈也是修者转世,拳打妖怪,脚踢鬼修,人好心善,宁清漓跟着前辈,...

我把系统上交了

作者:小吴吴吴吖

文案: 祝筱被人安利了一个游戏 末世来临,丧尸围城,天气异变 X国岌岌可危 祝筱一怒之下氪金无数买下所有物资与设备 成功救活了这个国家 不曾想第二天游戏变成系统 末世也真的来临了 文案二: 系统万万没想到自己被宿主溜了...

养妖

作者:温三

文案: 灵州雪山裂了,里头曾葬着灵州仙派的祖师奶奶,掌门派人前去修坟,惊恐发现祖师奶奶诈尸了! 洛银渡劫失败,被天雷劈晕过去了,一觉醒来已是五百年后。 她自幼修仙,为了成仙连口肉都没吃过,到头来除了睡了五百年什么好处也没落到。 洛银...

殷勤觅

作者:八月薇妮

文案: 上官松霞做梦都没想到,自己最疼爱的小弟子,居然会干出欺师灭祖之举 她看着捆在身上的灵光锁:“孽徒!你想干什么!” 妖皇云螭沉吟:“我叫了你那么久的师父,你先叫一声哥哥来听听。” “无耻!大逆不道!” 云螭无语。 这就大...

被蛇蛇饲养以后

作者:帮我关下月亮

文案: 初念穿越到了原始大陆,和一条金色的大蛇面相觑。 她这辈子最怕的就是蛇,看到以后腿软的动都动弹不得,逃跑的时候不争气的跌倒,竟然抓到了它的尾巴。 初念:死定了,要被生吞入腹了…… 九遗却围着她转了三圈,在内心反复思考:这个雌性...

我靠炼器发家致富

作者:慕非烟

本文文案↓ 池聆音是一个古老的音修世家的小小姐, 本该像家族长辈一般成为一个音修, 然而一次意外得知的秘密改变了她的一生。 被神秘而又新奇的世界所吸引, 池聆音和家人商议后来到了七星宗, 隐名埋姓下她成了一个普普通通的炼器峰弟...

寻宝鼠她才三岁半

作者:灯下美人

文案: 姜楚穿成了一部修仙文中炮灰女配……契约的寻宝鼠。 书中重生女配致力于跟女主作对,抢男人、抢机缘,最终落入魔界修为尽丧、饱受欺凌而死,作为一只帮过女配作恶的寻宝鼠,当然也没落得什么好下场,因为血脉特殊,寻宝鼠被当作活体血库养了起来,...

点将仙

作者:东家宁

文案:【碧血丹心,千金不弃。神君容钰,一定乾坤】 洪武五年,大周发生了一件震惊朝野的大事。 大周的女战神钰将军,竟然不是郡主之女,而只是一个鸠占鹊巢的小人。 多年前,她的母亲违背良心,把她与真正的小姐调了包。 从此,曾经被万人敬仰的...

玄学大佬三岁半

作者:美人牛扒饭

文案 姜沅在众目睽睽之下渡劫飞升,本以为扛过雷劫之后能飞升到仙界,结果眼睛一闭一睁,不仅没到仙界,还缩水成了小奶娃。 看着前面跑来跑去的黑匣子以及周围的陌生环境,姜沅陷入沉思。 * 自从姜家失踪了两个月的小女儿被找回来后,姜家倒霉的...

鬼姐弟

作者:小妖子

文案: 人生低谷,为了捡便宜,我搬进了闹鬼的单间。 一个既像吸血鬼、又像野兽的鬼弟弟天天撒娇,让我给他洗澡; 一个美艳惊人的鬼姐姐把她自己的骨灰送给了我,想与我交好。 他们温柔又可爱,同时,又有些残忍可怕。 美好的恋慕背后,到底...

仙君他养鱼累了

作者:一只萌团子

文案: 作为韶昀池内首尾化形成功的鱼儿,鱼欢欢表示,不做鱼了,真好,捂嘴痛哭。 住在白珩上仙居所前,就不是鱼该干的事。 虽众人皆称白珩为上仙,可他随性惯了,旁人不沾五谷,白珩不但吃,还单独辟了个池塘,养了几尾鱼,只为解口腹之欲。 鱼...

我在末世开农场

作者:梦一花

文案: 许楚是北暨山上的一棵毒植,生于洪荒,化成人形后下山谋生,却被告知建国后妖怪不能成精,一气之下,她回到了山上沉睡。 再醒来时,发现人间已经末世。 末世荒乱,人们疲于奔命,许楚却在路上捡到许多毛茸茸。 为了养活毛茸茸,她只能自己...

师尊又病又凡尔赛

作者:宁隽

文案: [凡尔赛师尊x专治装x女主] 自家宗门倒闭后,冷玉不得不去隔壁门派,和病得快死的美人师尊冲喜/结契。 结契说得好听,也不过当棋子利用罢了。 冷玉决定跑。 谁知病美人师尊听说必须要娶她,顿时头也不疼了腿也不酸了,扛着剑卷走毕生积...

基建从工匠系统开始

作者:枝呦九

文案 折苍穿到古代后,获得了一个工匠系统。 只要完成任务,做出来的东西就可以获得buff加持。 木匠支线:完成任务后,雕刻出来的麒麟案桌有冬暖夏凉醒神之效。 石匠支线:完成任务后,开凿出来的石书道经可教化恶人。 泥水匠支线:完成任务...

小师妹她自带外挂

作者:蒹葭深深

文案: 北尧宗大比正式开始,大家都注意到了一个奇怪的小姑娘。小姑娘生的格外漂亮,就是一身外宗弟子的衣着格外显眼。 众弟子议论纷纷。 “离魂境凶险万分,外宗弟子入内,怕不是尸骨无存。” “看着她身形薄弱,说不定连棵灵药都拔不起来。” ...

和邪神大人贴贴

作者:予我白鹭

文案: 霓光本是上古神剑,她一觉醒来剑魂碎裂,而这个世界竟是本书。 她将被男主祭天,借助天力来杀死邪神,也就是书中的大反派。 而她将会魂飞魄散,神形俱灭。 霓光不干了。 杀反派什么的关她鸟事? 她不想死,于是找到了书里另一个苦...

救命,那条鱼打我[末世]

作者:寒初

内容简介: 作为一条凶残的人鱼,文鳐在末世到来之后根本不在怕的。 绑定系统之后,文鳐发现自己其实是在一本末世无CP小说里,而系统让她去帮助在原书中被害死的男主。 文鳐:“切,一尾巴就能被扇死的废物,只配躲在我身后哭鼻子。” 救下男主后...

造反大师

作者:海派蜡烛

文案 叶可可有个秘密。 她不光是当朝宰相的掌上明珠,还是妖精窝里的得力干将。 妖精大王赐下法宝,要她努力霍乱朝纲。 皇帝要娶她,她说心意我领了。 表哥要娶她,她说跪下叫爸爸。 状元要娶她,她说升官发财了解一下。 隔壁的美貌...

师弟为何那样

作者:秋风外

文案: 某日,师父带回来个奄奄一息的师弟。 山上弟子就他们俩人,清清认为自己应支棱起来,做一个温柔强大的好师姐。 于是 除妖抓鬼,她硬着头皮冲在最前面。 裴远时:“师姐,你的腿似乎在发抖。” 路遇匪徒,她把大刀耍得虎虎生风。 ...

真千金是真大佬

作者:宝典

文案: 许家找到了十几年前被拐卖的女儿,但是他们一家并不是很开心。 他们多年前为了缓解悲伤收养了一个女儿,养女乖巧懂事,善解人意,早就是他们的心尖宠。 他们担心接回真千金后,他们放在心尖宠的养女会伤心。 许爸爸冷漠甩下一张银 行 卡:...